有个问题,以前哪些在街上乞讨的残疾人现在去哪里了?

图片 2

问:有个问题,以前哪些在街上乞讨的残疾人现在去哪里了?
几年前每个城市都有或多或少的残疾人在街上,车站的人流量大的地方乞讨,凤凰新闻也曾报道过所谓的“丐帮”组织控制残疾人,甚至制造残疾人乞讨,现在街上没有了,那么以前的哪些残疾人在哪里?

问:有人说在农村讨米要饭的乞丐,越来越少,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控制区内流浪乞讨者将被依法护送到救助站

图片 1

图片 2

从今天起,武汉首次划出发展大道常青路至新华路段等12处车流、人流密集的路段、景点等区域进行重点管控,以加强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凡在这些地段发现乞讨人员,公安、城管部门将依法引导或护送他们到救助站。5月30日,武汉市就此发布政府通告,在社区和城市中心地带张贴近1000份。

你这担忧看出来你是个善良心细的人。我弟弟二十年前因自闭症离家出走,导致智力低下,双脚十个指头被冻掉。

要不是你提这个问题,我都快忘了我上一次遇到乞讨者是什么时候了,记得那时候我还在读初二,08年下着大雪,08年那场雪灾朋友们可以说记忆犹新,当时我在我家二楼阳台看到远处田边的小路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在动,因为到处都是白雪,所以显得格外显眼,没多久就来我们湾里了,讨饭吃,是个老太太她说家里得人把她赶出家门,饿了没办法,身上也不知道在哪捡的衣服,破破乱乱的,当时想着,如今怎么还有讨饭的,但是事实就在我眼前,我奶奶从家里给她盛了一碗饭菜,等她吃完再给她倒碗热水,可以看到老人家眼里的感动和心酸,没多久就拄着木棍走了,我看了一会儿,直到被一片竹林挡住了我的视线,她消失在我的眼中,现在回想起来,那个老太太应该可能也许不在世上了。

据介绍,无序乞讨、强行乞讨等行为给群众生活带来许多不便,一些群众呼吁加强管理。而今年以来武汉市有关部门接纳了3800名流浪乞讨人员,符合救助条件的仅占1/3。近年来在武汉市人大、政协“两会”上,不断有代表和委员建议对无序乞讨加强管理。武汉市有关部门到上海、江苏等地实地考察,征求多方意见,才出台此规定。这也是国务院颁布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的地方实施配套措施。

一四年年底从东北遣返回甘肃临洮,因为父母去世,当地政府通知我去认领。

随着农村生活的物质水平越来越高,国家对三农政策的出台,现在农民日子也越来越好,只要不懒,基本温饱是不成问题,还有一个就是村里的孤寡老人拉入政府扶贫的五保户,政府统一为他们盖了房子,没个月还有生活费,逢年过节还有送柴米油盐,所以孤寡老人安享晚年是没有问题了。
总得来说,还是国家富强了,人民慢慢富裕了,政府的政策越来越好,农村出现乞讨者的情形估计不会再出现了。

武汉市规定,对妨碍交通的流浪乞讨人员,要依法处罚。对纠集流浪乞讨人员强讨恶要者,依法予以打击。对流浪乞讨人员中的危重病人、精神病患者、传染病患者,公安、城管部门要及时通知医疗急救中心转送医疗机构救助。遇到重大节日、重大活动或天气恶劣时,民政部门要派出救助车巡回救助。

当时乡政府没条件收留,但够五保资格,乡政府帮助解决了户口,身份证,五保申请。

现在农村人富裕了,农村讨米要饭的乞丐也改变了乞讨方式,与时俱进。

不同意“限讨”的说法

我当天带回兰州治疗,期间两大医院主张截肢,我不同意截肢,就带他去一个朋友开的社区医院,因为住的比较远,我和爱人还有弟弟,三人住在社区医院三十二天,每天陈大夫带实习大夫护士三四个,清洗伤口、清理腐肉…房间整个被腐肉的臭味弥漫,在这里我要真心感谢我的好朋友陈大夫,把一个医院断定、必须截肢的病人保住了双腿。感谢我的爱人不嫌恶臭,出院以后每天抱着溃烂的脚,仔细上药半年左右。

现在农村人少了,也更忙碌了,这活那活干也干不完,这事那事忙个不停。白天好多家大门上锁,给乞丐要饭造成了影响。乞丐要饭方式也立马变化。

现在很多大城市都有类似规定,目的是为了保持良好的城市环境和城市形象。我们不同意“限讨”这种说法。我们没有限制乞讨,对限制路段内的乞讨者,我们会本着人道精神,把他们送到救助站,依法给予救助。

当时选择社区医院不是费用问题,五保户住院基本全额报销,但社区医院报不了,可是比较人性化。

我村二十几年前来了一个甘肃要饭的小伙,以前在周围村里要饭,在我村废电房住。现在白天去集镇,集镇大,人多。酒店每天都有喜事,要饭小伙吃饱喝足还不行,找管事的要钱二十元,己成惯例了。最早是要一元钱,跟随物价上涨,要饭的变成要钱的行情也上涨。我们集镇就有三四个要饭要钱的,村里除非有白事,有要饭要钱的,平时没有。集镇上每天有卖吃卖喝的,要饭的也变聪明了,都跑到集镇上去了,有的要饭要钱的干脆要到城里去了。

武汉市民政局干部 张先生

开始三年每月260元五保工资,慢慢涨到目前563元一月,不管够不够,政府对残疾人的帮扶很重视。

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个新鲜问题。提问题的网友,好象是在旧社会。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我这个七十四岁的老头子,无论是在城市或者农村,还真没看见过要饭的。

警察只管违法行为

今年五月临洮县残疾人托管中心跟我联系,可以收养托管,工资卡交给托管中心,前后几次去托管中心,场地很大,房间新建的,功能很齐全,大夫护士就像家长一样哄着智力低下病人。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开四十年来,我国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城里人不必说,在我们珲春的农村,家家都住上了新房子,很多人家买了小轿车。对丧失劳动能力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家,都定为五保户,不仅保证他们的生活,而且还给他们盖了新房子,连彩电,冰箱都是包保单位送的。虽然生活比不上富裕人家,但至少大米白面,吃穿不愁。尤其是中央开展扶贫工作以后,这样的人家都是重点包保对象。农村既然消灭了贫困户,何来要饭的?我在农村二十多年,没遇见一个要饭的,也没听说过哪里有要饭的。

是否该划出“限讨区”不在我们职责范围,我们的工作对象是违法人员。一个乞丐站在路边乞讨,我们不会去管。如果他在机动车道上拦车乞讨,不管此处是不是限讨区,我们的交警肯定会出面制止,因为这种行为违反了交通法规。现在,即使划出了严管乞讨的区域,我们还是希望能有正式的法规,便于依法管理,减少随意性。

托管中心还有个群,里面有残联乡镇大夫护士,病人家属,有时候搞活动,吃饭发群里,家属看到心里也踏实。

不知网友如何想出这个话题,如果说是故意给祖国抺黑,网友肯定接受不了。

武汉市公安局一位警官

政府工作做到这一步,解决了残疾人的困难,真正解脱的是家属,说真的,这六年我花在他身上钱不算,流浪养成的习惯,有时候能把人气死。付出的心血太多了,有时候累的快要崩溃,生气的时候想要放弃的心有一万遍,但良心不安。

再过二天,就是我们伟大祖国国庆70周年了。旧社会确实是有要饭的,我们应该不忘旧社会的苦,更思新社会的甜,祝愿伟大祖国,繁荣昌盛,更加美好。

乞讨行为不应侵犯他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