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跳楼女孩父亲:不跟围观起哄者计较

www.2158.com 5

www.2158.com 1www.2158.com 2

庆阳“女孩跳楼事件”两围观者被拘留

www.2158.com 3

央广网北京6月27日消息(记者任梦岩 王妍
央视记者柴世林)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6月20日,甘肃省庆阳市一名19岁女孩李某奕在当地丽景百货大楼跳楼轻生,事发时有围观者起哄,甚至有人将全过程进行网络直播,目前已经有2名围观者因阻碍救援而被拘留,另外有6人正在接受调查。

当地警方通报称,有围观者现场起哄及发视频;跳楼女孩曾被班主任猥亵,警方对该老师行政拘留十日

李依依跳楼的地方 摄影/本报记者 张帆

据介绍,此前李某奕已经多次尝试自杀并被救回。其家人称,女孩轻生可能与两年前李某奕在庆阳六中读高三时,被班主任吴某厚猥亵留下心理阴影有关。事发后,班主任曾被拘留10天,行政降级,并没有被检察院提起诉讼。有网友指责女孩跳楼或与此事有关。庆阳市最新通报显示,该教师已经被取消教师资格,调出教育系统。

www.2158.com 4

6月20日,甘肃庆阳的19岁女生李依依跳楼身亡。据李依依的父亲李明讲,女儿两年前曾被班主任吴某某猥亵,之后一段时间她多次试图自杀。李父曾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当地检察机关后以“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为由做出不起诉决定。在李依依跳下前,一些围观者在网络平台上发布“起哄”言论并拍摄视频,而在李依依摔下后,一直拉着她的消防员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很多网友揪心。25日晚10点,甘肃省庆阳市委宣传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庆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上通报,已有多位发布“起哄”言论的围观者被拘留,参与救人的消防员已被安排进行心理疏导。

6月20日,甘肃省庆阳市一名19岁女孩李某奕在当地丽景百货大楼跳楼轻生。6月25日,参与救援的庆阳市公安局、武警消防部队召开新闻发布会,就事件进行通报。针对救援不利的质疑,参与救援的庆阳市公安消防中队中队长许积伟表示,他们在接到报案后,8分钟赶到现场,由于女孩情绪激动抗拒救援,无法铺设气垫,连穿着救援服的人都无法靠近,自己曾经救援过李某奕,只能通过谈话慢慢靠近,但因地势狭窄,女孩被抱住时使劲反抗,最终没能救援成功。

昨晚,“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通气会现场。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现场

李某奕的父亲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女儿跳楼与2016年9月被其班主任吴某厚猥亵有关。女孩的父亲称,早在2016年7月,吴某厚老师就曾对自己的女儿动手动脚,但当时女儿没有告诉他,直到出事后警方调查时他才了解情况。

www.2158.com 5

19岁女生坠楼 有围观者“起哄”

对于两年前猥亵案详情,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副局长曹怀玉表示,他们是在事发后半年才接到的报案,随即展开调查,“2017年2月26日,李某奕在其父亲陪同下到我局报案,称被其班主任吴某厚猥亵,要求查处。经我局办案部门调查:2016年9月5日15时许,李某奕在庆阳六中高三班上学期间,因突发胃病,被辅导老师罗某安排在公寓楼D栋109宿舍卧床休息。当晚21时许,班主任吴某厚进入109宿舍询问李某奕病情时,用嘴亲吻其额头、脸部、嘴部等部位。”

6月20日,救援人员营救现场。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6月20日晚上7点,李依依最终还是挣脱了消防员的手,从8楼跳了下去。

根据调查情况,2017年5月,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以猥亵行为对吴某厚处以行政拘留10日,期间女孩父亲认为处罚不当,向当地西峰区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西峰区检察院调阅案卷后认为吴某厚的行为涉嫌犯罪,书面通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近日,甘肃庆阳一19岁女生李某奕跳楼自杀事件引发关注。昨晚10时许,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开“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介绍李某奕自杀过程的同时,也介绍了其此前受到高中班主任猥亵,及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处理情况。

在这之前,19岁的李依依已经在甘肃省庆阳市丽晶公寓8楼窗外的小平台上,坐了足足4个小时。

曹怀玉介绍,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于2017年8月10日立为刑事案件;8月25日对吴永厚采取取保候审措施;11月20日侦查终结后移送起诉至区检察院。区检察院审查后于今年3月1日作出不起诉决定。李某奕遂到庆阳市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5月18日,市检察院维持西峰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

此外,有围观群众在现场起哄以及发布视频。警方介绍称,已有两名围观群众因妨碍救援被行政拘留,4月24日又确定6名,事件正进一步调查中。

在这4个多小时里,楼下陆续有人围了过来,他们有人报警,有人替女生揪心,但还有一些人,打开手机拍照录像,照片和视频很快在当地传开,甚至有李依依的家属,还是看到了网友转发的图片和视频才赶到了现场。

对于死者李某奕的情况,曹怀玉表示,李某奕生前曾多次尝试自杀,经调查李某奕于2016年10月7日、12月6日先后两次因抑郁症服用过量阿普唑仑等镇定类药物自杀未遂。2017年5月24日20时许,李某奕上到庆阳六中教学楼5楼欲跳楼自杀,被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及时解救。今年1月15日,李某奕又服用大量抗抑郁药物第四次自杀未遂。

李某奕跳楼前4次自杀未遂

正值午后,当地的气温不低,几小时过去,围观人群开始骚动,并不时伴随着一些“抱怨”,有人开始不耐烦。“1秒钟能‘解决’的事情,在这儿耽误了这么久还不跳”,
路过事发地的陈杰听见人群中有人这样说。

对于外界关心的女孩跳楼是否与她被班主任猥亵直接相关?曹怀玉表示,在民警当天的劝说过程中,李某奕并没有提及被老师猥亵一案,她还拒绝与其父亲见面,案件详情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民警在劝说的过程中,李某奕称自己患上了癌症,无法克制,她不想活了。

情况说明称,6月20日,李某奕在庆阳市西峰区南大街丽景百货大楼8楼跳楼自杀。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死者李某奕,女,1999年4月25日出生,合水县吉岘乡人,现租住西峰区城北广场附近。2018年6月11日以来,在西峰小十字地下商业步行街服装店做导购。

警方和消防人员很快到达现场,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陈杰大体估计了一下,当时围观的有数百人。一个网友发帖:“倒是跳啊,坐那犹豫什么?”

对于办案过程,网友质疑最多的是庆阳检方先后两次不予立案,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认为,从法律程序上来看,老师受到了惩罚,在无法证明女孩精神问题与猥亵事件有关时,检察机关当时的做法在法律尺度范围之内。老师对学生的猥亵因程度不同,可能构成刑事犯罪,也可能构成普通的治安违法行为。学校对老师做了降职处理及治安处理,处罚的尺度分寸,就当时的情况看还可以。虽然有亲吻搂抱,被看到且制止。从法律上讲,老师的行为是违法行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检察机关处理到这个程度没有必要再起诉。

6月20日15时45分,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110报警服务台接西峰区南大街丽晶百货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电话报警:称丽晶百货大楼一女性坐在8楼窗户外侧,欲跳楼自杀。随后民警、消防多个部门前往现场救援。

一名消防人员随后打破窗子靠近了李依依,和她聊着什么,但是到了晚上7点,坐着的李依依突然准备往楼下跳,一旁的消防员飞身抓住她的胳膊,声嘶力竭地呼喊“抓住了!抓住了!”然而,十多秒后,李依依还是掉了下去,只剩下平台上那名消防员的喊声。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在本案中,女孩患有精神疾病与被猥亵之间是否有关联,是当时司法取证应该注意到的,但是在基层办案时,对于未成年人受到性侵的案件,往往在取证上有困难,李某奕在被猥亵后半年报案,也加深了本案的复杂程度。未成年受到性侵的案件,在基层办理的时候,往往早期证据取得并不全面,有些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做的不够,容易出现本来应该追究刑事责任的,没办法追究刑事责任。本来证据全可以定重罪的,最后没办法定重罪。司法实践当中存在这样的问题。从这个案子也能反映出一些情况。

19时15分许,救援未能成功,李某奕坠楼死亡。

阴影

www.2158.com,佟丽华认为,教职人员针对学生的性骚扰、侵害如何在司法实践中贯彻落实,需要制度保证。2017年国务院加强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的安全风险防控的问题,专门发布了政策,对中小学校幼儿园发生的对未成年学生的侵害人身健康权益的行为,要零容忍,要及时发现,严肃处理。但是在司法实践当中,如何通过制度保证这样一个政策能够落实下去,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经调查,李某奕于2016年10月7日、12月6日先后两次因抑郁症服用过量阿普唑仑等镇定类药物自杀未遂。2017年5月24日20时许,李某奕上到庆阳六中教学楼5楼欲跳楼自杀,被及时解救。今年1月15日,李某奕又服用曲唑酮片等大量抗抑郁药物第四次自杀未遂。

跳楼女生自述曾遭班主任猥亵

虽然暂时无法证明,李某奕跳楼与她被班主任猥亵直接相关,但可以确定的是李某奕遭到班主任猥亵后,精神上遭遇了巨大的伤害。校园性骚扰案近年来屡见报端,往往危害严重,影响恶劣。然而,在维权和司法实践过程中,校园性骚扰案件常常遭遇举证难、调查难、定罪难,从而导致处罚轻的窘境。有关部门必须从李某奕事件中汲取教训,从顶层设计的角度来制定和完善校园性骚扰案件的预防和惩戒机制,在司法实践中切实保障受害者的权益,并尽快建立健全校园预防性搔扰的长效机制,才能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班主任猥亵被行政拘留十日

李明手里,保存着一份李依依手写的“控诉状”,根据这份“空诉状”里的内容,2016年9月5日下午,李依依突然胃疼,担心宿舍比较冷,学校一位老师安排李依依去教师公寓休息。当晚8点30分左右,李依依的班主任吴某某进到教师公寓,坐在床边询问她的病情,李依依回答“好多了”。

昨日的通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了李某奕在校期间被猥亵的情况。

“他突然伸手摸我脸,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他疯了般扑过来抱住我不松开”。李依依在这份文字材料中写到,她反抗无果,吴某某变本加厉,“他开始亲我的脸吻我嘴巴咬我耳朵,手一直在我背后乱摸,想撕掉我衣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