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减之间看煤炭经济运营新调换

被业界广泛关注的全国煤炭交易会,每年夏季、冬季召开,按照以往惯例,每次在交易会之前举行的“全国煤炭经济运行分析会”则是每次交易会必看、行业关注度最高的重头戏,堪称每年全国煤炭经济运行的“风向标”。今年上半年的全国煤炭经济分析会,透露出哪些行业动向、传递出哪些企业声音呢?

2017年煤炭去产能任务完成,优质产能陆续释放,供需趋于平稳,价格回归理性;煤企精简机构、精减人员,裁撤僵尸企业,业绩持续改善,效益大幅增长。向好的经济形势下,煤炭人更注重诚信,更关注产业链平稳发展,更致力于解决去产能后的遗留问题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前11个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2717.6亿元,同比增长364%。煤炭行业效益回升,是2017年煤炭经济运行的一大亮点。效益好转的背后,是宏观经济持续向好对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形成支撑,也与我国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密切相关。

煤矿融资、税负压力亟待破解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前11个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2717.6亿元,同比增长364%。煤炭行业效益回升,是2017年煤炭经济运行的一大亮点。效益好转的背后,是宏观经济持续向好对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形成支撑,也与我国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密切相关。

整体来看,2017年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去产能任务完成,优质产能陆续释放,煤炭供需趋于平稳,煤价回归理性。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稳中向好的煤炭经济背后,依然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去产能要做的事情依然很多。

“企业实际融资成本持续上升,集团公司贴现成本一直维持5%以上,融资慢和融资贵现象比较突出。”7月18日,在全国煤炭经济运行分析会上,来自淮北矿业集团一位负责人谈及集团运行问题时直言不讳。

整体来看,2017年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去产能任务完成,优质产能陆续释放,煤炭供需趋于平稳,煤价回归理性。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稳中向好的煤炭经济背后,依然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去产能要做的事情依然很多。

A

他介绍说,2018年上半年,在金融去杠杆、强监管的背景下,央行实施严格的信贷规模管控,银行信贷额度普遍紧张,各家银行的贷款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加上资本市场违约事件频发,推高了债券市场融资成本,导致集团融资成本压力大。

A、去产能成效显著,煤炭供需格局发生深刻变化

去产能成效显著,煤炭供需格局发生深刻变化

“除融资压力外,我们还有税费、去产能和环保安全等方面的压力。比如说税费压力,淮北矿业2016~2018年6月缴纳税费分别为25.6亿元、47亿元和22.3亿元,其中煤炭税费负坦率分别为17.53%、18.54%和17.85%。”在该负责人看来,煤炭企业税负较重的主因:一是煤炭增值税占到企业税费总额的60%以上,构成煤炭成本主要组成部分的自然成本不能抵扣进项税额;二是煤炭资源税改革后,吨煤税负由5.4元提高到目前的11元,增加了企业税收负担;三是政府重复性收费较多,如涉水收费有水资源费、水土保持费、排污费和水利基金等。

2017年,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成效显著。2018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透露,到2017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将从2015年的1.08万处减少到7000处左右。2016年、2017年,我国共去煤炭产能4.4亿吨。煤炭去产能任务有望在2018年基本完成。

2017年,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成效显著。2018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透露,到2017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将从2015年的1.08万处减少到7000处左右。2016年、2017年,我国共去煤炭产能4.4亿吨。煤炭去产能任务有望在2018年基本完成。

事实上,类似淮北矿业集团这样融资难、融资贵的煤炭企业,在全国并非个例。分析会上,来自河南平煤集团、山西焦煤集团、同煤集团、平煤集团和龙煤集团等大型煤炭企业的负责人纷纷表达了各自企业在融资、税费方面面临的窘境。

一直以来,我国煤矿中小规模居多,产能小而分散。早在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就表示,将加快提高煤炭行业集中度,年产30万吨及以下小煤矿,不能作为独立核算企业单独存在,将按照“再退出一批、推动兼并重组一批、涉及保障民生和布局需要的少量保留一批”的原则进行分类治理,少数保留的也必须逐步引导整合到优势企业。

一直以来,我国煤矿中小规模居多,产能小而分散。早在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就表示,将加快提高煤炭行业集中度,年产30万吨及以下小煤矿,不能作为独立核算企业单独存在,将按照再退出一批、推动兼并重组一批、涉及保障民生和布局需要的少量保留一批的原则进行分类治理,少数保留的也必须逐步引导整合到优势企业。

以山西焦煤集团为例,作为老国有企业的山西焦煤集团近年来负债率居高不下,面临着企业运营资金紧张、融资难、税负重的问题;而河南平煤集团,去年仅税费就交了30多亿元,一面是高额的税费,一面是河南平煤依然脱困乏力的现状。为此,他们呼吁政府减轻税费力度,加大煤炭信贷支持。

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推进,煤炭供需格局也发生了深刻变化,煤炭行业集中度大幅提高。全国煤炭生产重心越来越向晋陕内蒙古宁地区集中。2017年前9个月,四省(自治区)煤炭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0.36%。

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推进,煤炭供需格局也发生了深刻变化,煤炭行业集中度大幅提高。全国煤炭生产重心越来越向晋陕内蒙古宁地区集中。2017年前9个月,四省煤炭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0.36%。

山西焦煤集团、河南平煤集团情况如此,那么身处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龙煤集团的日子又怎么样呢?对此,龙煤集团一位负责人坦言,现在集团不仅面临资产负债率高、总体产量下降严重、经营形势十分严峻、资金矛盾比较突出等问题,更为关键的是,龙煤集团已连续5年亏损156亿元,企业将面临职工社保断缴、井下招工难甚至是诉讼风险等棘手难题。

当然,2017年,煤炭行业的高集中度同样带来一些问题。随着生产重心西移、区域间煤炭调拨规模扩大,多年来形成的煤炭运输格局被打破,区域性、时段性煤炭供应紧张问题逐渐显现。虽然存在区域性、时段性供应紧张,但在总体上,全国煤炭产能过剩的态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煤炭市场供需平衡的基础还比较脆弱。

当然,2017年,煤炭行业的高集中度同样带来一些问题。随着生产重心西移、区域间煤炭调拨规模扩大,多年来形成的煤炭运输格局被打破,区域性、时段性煤炭供应紧张问题逐渐显现。虽然存在区域性、时段性供应紧张,但在总体上,全国煤炭产能过剩的态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煤炭市场供需平衡的基础还比较脆弱。

对于龙煤集团每年缺口高达5亿元的沉重包袱,该负责人表示,希望借助新一轮国家重振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契机,得到融资方面的支持。

B、国内需求增幅不大,进口煤需求降温

B

去产能与环保压力较大

2017年,我国煤炭供需实现了基本平衡。2017年前10个月,全国煤炭消费量约32.6亿吨,同比增加1.18亿吨,其中电力行业耗煤15亿吨,同比增长6.7%;钢铁行业耗煤5.2亿吨,同比增长2.2%;建材行业耗煤4.2亿吨,同比下降4.1%;化工行业耗煤2.3亿吨,同比增长6.9%。

国内需求增幅不大,进口煤需求降温

除来自融资、税费的压力外,当前,面对深层次的行业变革,有专家表示,我国煤炭企业还需面对另一些难关——那就是煤矿要严格按照国家要求去产能、不断加大环保和安全生产力度。

在需求层面,各家大型煤炭企业相关负责人普遍认为,2017年我国煤炭消费量虽然由负转增,但增幅并不大,且主要得益于房地产市场回暖、基建投资增长、水电出力减少、持续高温天气、国家取缔关停地条钢等因素。其中,仅因为高温天气和水电出力不足就拉动1亿吨左右的煤炭消费。这些利好因素,在2018年都不太可能重复性出现。

2017年,我国煤炭供需实现了基本平衡。2017年前10个月,全国煤炭消费量约32.6亿吨,同比增加1.18亿吨,其中电力行业耗煤15亿吨,同比增长6.7%;钢铁行业耗煤5.2亿吨,同比增长2.2%;建材行业耗煤4.2亿吨,同比下降4.1%;化工行业耗煤2.3亿吨,同比增长6.9%。

“我们对资源枯竭、地质条件与开采技术条件复杂、安全威胁大,以及亏损严重、扭亏无望的淮北地区的海孜矿、袁庄矿、岱河矿业三对矿井进行了关闭,但相关税一直没有给予减免。”对于企业去产能面临的诸多难题,淮北矿业集团负责人表示,去产能已关闭矿井未征塌陷地面积共8984亩,预计涉及复垦及治理费用共计6.4亿元,每年青苗补偿费用887万元,其公司已没有能力解决关闭矿井未处理塌陷地费用。

在局部地区,一些煤炭企业面临的需求下滑压力更大。如开滦集团精煤有近80%的市场份额位于京津冀区域,环保政策导致需求下降的影响更大。

在需求层面,各家大型煤炭企业相关负责人普遍认为,2017年我国煤炭消费量虽然由负转增,但增幅并不大,且主要得益于房地产市场回暖、基建投资增长、水电出力减少、持续高温天气、国家取缔关停地条钢等因素。其中,仅因为高温天气和水电出力不足就拉动1亿吨左右的煤炭消费。这些利好因素,在2018年都不太可能重复性出现。

在该负责人看来,当前环保方面的压力对区域销售的影响越来越大。随着国家对环保提标扩面和督查力度的加大,江苏省将关停沿海地区和环太湖地区许多焦化企业,近期徐州地区的钢、焦企业因环保停产,南京地区的梅山钢铁、南京钢铁后期也有可能搬迁,以前的销售区域面临着重新调整。

国家能源局2017年11月1日发布的2017年第9号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实际形成有效供给能力的合法矿井产能37.78亿吨,其中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产能34.1亿吨,进入联合试运转在建煤矿产能3.68亿吨,加上进口煤2.5亿吨,目前我国煤炭实际供应规模已超过40亿吨。

在局部地区,一些煤炭企业面临的需求下滑压力更大。如开滦集团精煤有近80%的市场份额位于京津冀区域,环保政策导致需求下降的影响更大。

值得关注的是,受去产能、生态环保及安全生产等压力影响的煤炭企业远不止淮北矿业集团一家。与会的山西焦煤集团、国家能源集团、同煤集团、河南能源和川煤集团等煤炭企业负责人均表达了企业在去产能、生态环保等方面的压力。

进口煤需求方面,
2017年,随着国内煤炭供应逐步企稳,对进口煤的需求较2016年有所降温。在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的影响下,2016年国内煤炭供给偏紧,进口煤顺势补充缺口,进口量逆势增加。进口量的增加是对国内供应不足的一种反馈。

国家能源局2017年11月1日发布的2017年第9号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我国实际形成有效供给能力的合法矿井产能37.78亿吨,其中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产能34.1亿吨,进入联合试运转在建煤矿产能3.68亿吨,加上进口煤2.5亿吨,目前我国煤炭实际供应规模已超过40亿吨。

在山西、内蒙古等多个地区,随着生态环保监察力度的不断加码,许多焦化、煤炭企业因环保问题将随时面临整顿关停的风险。

随着国内供应偏紧格局的缓解,2017年煤炭进口量有所回落,在2亿吨至2.5亿吨之间。煤炭经济分析师李廷认为,从煤炭供需情况来看,随着国内原煤产量回升,即便煤炭进口回落,2018年国内煤炭供需将由2017年的紧平衡转向整体基本平衡甚至略显宽松。与此同时,安监、环保等政策的不确定性或许仍会在部分时段影响煤炭供应,铁路运力的偏紧也会继续影响煤炭市场。

进口煤需求方面,
2017年,随着国内煤炭供应逐步企稳,对进口煤的需求较2016年有所降温。在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的影响下,2016年国内煤炭供给偏紧,进口煤顺势补充缺口,进口量逆势增加。进口量的增加是对国内供应不足的一种反馈。

对此,国家能源集团一位负责人坦言,今年以来,因环保压力影响,国家能源集团各煤矿很多都无法正常运行,加上今年集团有5家主力矿井因证照不全、征地等问题停产,压力很大。

C、煤炭企业积极履行兑现中长期合同

随着国内供应偏紧格局的缓解,2017年煤炭进口量有所回落,在2亿吨至2.5亿吨之间。煤炭经济分析师李廷认为,从煤炭供需情况来看,随着国内原煤产量回升,即便煤炭进口回落,2018年国内煤炭供需将由2017年的紧平衡转向整体基本平衡甚至略显宽松。与此同时,安监、环保等政策的不确定性或许仍会在部分时段影响煤炭供应,铁路运力的偏紧也会继续影响煤炭市场。

他表示,今年下半年,国内煤炭形势受中美贸易战、季节降雨偏多、去产能和环保等多重因素影响,为煤炭工业今后发展带来了诸多不明朗、不确定因素。

2017年以来,各大煤炭企业积极履行兑现中长期合同。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2017年中长期合同履约率超过90%,这对于保障煤炭稳定供应,维护行业平稳运行,发挥了重要作用。

C

分析会上,同煤集团、河南能源等多家煤炭企业负责人也表达了这方面的忧虑。“同煤是老企业,尽管煤炭市场已经好转,但运行起来还是觉得很困难。目前,煤矿每吨煤炭上到600元才能持平。”

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中长期合同价格稳定在560元/吨至570元/吨的合理区间,远低于市场煤价。2017年前11个月,5500大卡下水动力煤中长期合同平均价格568.4元/吨,其中11月价格567元/吨。

煤炭企业积极履行兑现中长期合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