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斥网络集体暴力的微信“对骂群”缘何蹿红? 专家表示,“对骂群”辱没斯文,是对社会民风的伤害

www.2158.com 1

“iOS安卓互喷群”“摩拜单车ofo对骂群”“长发短发互撕群”“直男直女对骂群”……近期,各种微信“对骂群”大行其道,参战者隔空对骂,亢奋不已;潜水者游戏视之,自得其乐;还有人大跌眼镜,愤而举报……一时间,微信平台热闹非凡。

半个小时,三百多条信息出现在冬梅加入的「腾讯头条对骂群」内。在比公司微信业务群里还要活跃的群里,主要内容却是支持腾讯和支持头条的人互骂、互喷、互怼,方式包括文字、语音、表情包等十八般武艺。

  原标题:微信互怼岂能突破道德法律底线

充斥网络集体暴力的“对骂群”缘何蹿红?《工人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事实上,最近几天的互联网一直被这种奇怪的「对骂」狂欢包围。从NBA总决赛中,骑士队和勇士队的球迷们互相唾骂对方的球队、球员、球迷开始,这场以「骂人」为核心的活动从门户网站燃烧到微博评论,最终一路延伸到了微信,并最终诞生了「对骂群」这样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现象。

www.2158.com 1微信互怼群

花式“对骂群”

对骂群是干什么的?

  “群里的信息太辣眼睛了。”

“对骂时心跳加速,头脑飞速运转,专心组织语言,很是有趣。”讲起自己加入“对骂群”的事儿,大学生程寓神情坦然。

冬梅看到了朋友圈晒出的对骂群截图,抱着吃瓜的心态,她让朋友拉她进了4群;和冬梅不同,游戏爱好者大齐虽然也是被拉进对骂群的,但他至今不知道是谁拉他进的这个索尼任天堂对骂群;相比冬梅和大齐的旁观和被动,李祥则是主动加入星座互喷群,亲身参与了让人「讨厌」的星座对骂活动。

  回忆起前几天被拉进一个微信对骂群的经历,在北京工作的白领张小洁对着记者作出一个捂眼睛的动作。

程寓是通过一篇微博提供的二维码加入“对骂群”的。据说,这场骂战的源起,是美职篮总决赛中骑士队与勇士队的对战——因两家粉丝彼此看不顺眼,便建群互怼。

对骂群的类型远不止上面提到的几种,事实上它几乎囊括了所有可能存在差异或关联的大众喜好。包括传统的甜咸粽子对骂群、甜豆腐脑咸豆腐脑对骂群、麦当劳肯德基对骂群,也有一些此前看上去特别奇怪的对骂群,比如,鲁花金龙油对骂群,直男直女对骂群等等。

www.2158.com,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段时间,“男女对骂群”“南北rap”“长发短发互撕群”……各种微信对骂群纷纷出现,微信平台好不“热闹”。

吃不吃香菜、喝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身高1.8米以上还是以下、足球VS篮球、王者荣耀VS绝地求生、90后VS00后、南方人VS北方人……从饮食习惯、外貌身高,到兴趣爱好、地域差异,人们“狗血互喷”的由头五花八门。

这些群的最主要的功能和任务就是「对骂」,骂的内容几乎无所顾忌。在网上流传最广的对骂群规则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进群就是为了喷,劝架的请退群。被骂的受不了了请退群」。除此之外,对骂群还规定,不允许发淫秽图片和内容、不能上升到政治、不能辱骂国家,以及睡前必须停止对骂。

  对此现象,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微信群里的对骂混乱不堪,突破了现代文明社会理应恪守的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底线,亟需有关社会各方合力进行治理。

记者进入一些“对骂群”后看到,骂战中,有人言语粗俗,满口脏字;有的骂法花式,或采用rap说唱形式,或仿佛口技展示,甚至还有使用泰语、日语、韩语等外语对骂的。在其中一个群中,记者赫然看到这样的“要求”:会bbox和rap的优先,然后是绕口令和肺活量选手,最后是大嗓门……

在经历一轮或者几轮对骂高潮后,对骂群往往也会演变成另一种奇怪的组织。冬梅所在的腾讯头条对骂群中,在经历过「上来就骂人」到「阻止别人要被骂」后,终于变成一个夹在腾讯、头条之间的资讯类平台的招聘群;大齐的游戏群则是在一个「喷友」询问关于塞尔达传说的攻略后,变成一个游戏攻略群;当然,更多的则是像李祥所在的群,在一轮轮对骂过后,陷入冷清或者被群主解散。

  低俗暴力污染网络环境

“求拉进群”“想加”“求进群二维码”……随着各类“对骂群”的“野蛮生长”,花式骂法推陈出新,网友参与热情高涨。记者发现,有些对骂录屏在微博上被观看的次数甚至超过百万人次,“真的好有趣好恶心哦”等评论层出不穷。

蠢与恶的情绪失控

  张小洁被拉进一个微信对骂群纯属偶然。

都是什么人热衷微信骂战?一些入群者告诉记者:“群成员以学生、职场年轻人居多,有‘杠精\’,也有爱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来势汹汹的「对骂群」终于引起了微信的注意。今天下午,微信官方发布了《关于微信群聊内文明对话、理性表达的规范与建议》,规定「将根据用户投诉提交证据进行核实,如举报内容存在违规,将立即处理。」「对个人帐号,将会进行包括但不限于封停功能、限制登录处理;对微信群明确存在整体恶意的,将会实施限制群功能处理。」

  今年端午节前的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刷手机微信,偶然间,她看到一篇主题为“微信对骂群,要加的进”的文章,出于好奇,通过扫一扫加入一个负能量释放群。

有人乐在其中,有人无法容忍

有人认为微信太过较真,其实不然。李祥告诉极客公园,他加入互骂群的只是为了好玩,自己并没有参与骂战。大部分人或许像李祥这样只是图个好玩,但是对于那些心怀愤怒,或者道德素质没有那么高的人,这种「对骂群」的存在却给他们无限制的宣泄情绪提供了合理的理由——大家都在网上骂,那我骂上两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在这个对骂群里,还有活动规则——“把该文章转发一个50人以上对骂群,截图给我就拉进一个群,转发多少,拉多少个群;没有对骂群,转发该文章50人以上任意群,拉对骂群一个”。

“这就是一场娱乐游戏,玩的就是肆无忌惮地攻击别人。”程寓并未觉得自己加入骂战伤害了对垒一方或有违道德,反而感觉获得了某种心灵慰藉,“我觉得这可以帮助我们发泄情绪。”

然而,对那些怀着真实愤怒的人来说,谩骂或者纯粹情绪性的表达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难道喜欢吃甜粽子的人骂赢了喜欢吃咸粽子的人,吃咸粽子的人就会放弃吃咸粽子?对于那些抱着戏谑组建或加入对骂群的人来说,这种时间和情绪的消耗,甚至不如一顿快餐的营养价值高。

  在通过验证时,对方还问她,有没有高质量的对骂群,可支持互换。她说自己没有加入过微信对骂群。对方说,“我个人建了十几个对骂群,也加了几十个”。

工作不到两年的小张,也是主动入群参战的,他的理由是:“职场人际关系复杂,而网络骂战可以毫无顾忌,反正大家互不相识,骂的时候痛快淋漓,骂过之后‘一笑泯恩仇\’,谁都不会当真。”

更为恶劣的是,这种充满恶意的谩骂,或者将互怼作为休闲方式的互联网浪潮或许很快就会消失,但它造成的影响却会一直弥留。因为这类「对骂群」已经将一种不应被赞成、被推崇的社交方式推到了主流的社交网络上,这已经对网络社交道德准则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要求我转发文章之后,可以拉我进另一个对骂群,他有很多群。”张小洁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我只是觉得新奇、好玩,最初不过想看看网络‘群架\’。”24岁的发型师路骥被朋友拉进群后,不自觉地跟着加入了混战,“没想到,大家‘对骂\’的形式那么丰富,让人忍不住想一起怼。”

很多人认为线上社交是虚拟的,而无需对此负责,但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或许不需要对「互骂群」上纲上线,但也绝不应该鼓励这种谩骂和低技术含量的互怼。

  在这个群里,张小洁发现,聊天内容不堪入目:

不过,大三学生李阳进群不久,就“惊恐”退群了,他皱着眉头对记者说:“太低俗,太颠覆三观了!人人肆无忌惮地爆粗口,集体无底线地侮辱对立方,大量用词粗俗至极。这种‘对骂群\’的泛滥,让我感到悲观失望。”

  一名网友说,用四川地沟油炸湖南耗子。

如李阳一般,部分群友“无法容忍”,并愤而举报。日前,微信平台发布了《关于微信群聊内文明对话、理性表达的规范与建议》,表示会根据用户投诉提交证据进行核实,对微信群明确存在整体恶意的,将实施限制群功能处理。

  立刻就有一名网友说,北方人都是×××。

虚拟空间并非法外之地

  又有网友说,你像个没上过学的人一样。

“微信用户超过10亿,在这个超级社交平台上,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吉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付诚对记者表示,微信“对骂群”的出现,并不奇怪。在日常人际交往中,考虑到种种因素,很多人即便心生不满也只能压抑自己,而虚拟社交提供了一个可以肆意发泄的渠道,所以“对骂群”才应运而生。

  有网友反驳说,你是智障园里出来的呢。

不过,付诚强调,无论在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对骂都是不文明、不可取的行为。“野蛮粗暴的对骂,并不是维护自尊、获得存在感的合理方式,反而会令骂者丧失尊严,显得毫无修养与素质。想在网络骂战中‘痛快痛快嘴\’的人,也只是生活中的懦夫,因为他们无力改变现状,只能戴上面具后见人就喷,这解决不了现实问题,还会造成社会不和谐。”

  “二百五”

微信“对骂群”的火爆,令中国网络文化传播研究会理事于天罡感到忧虑:“表面看,这是人们焦虑心理、猎奇心理和从众心理的集合反映。深层次看,这表明传统道德、现代基础文明教育还存在不足。群体性骂战,是对社会民风的伤害。”

  “三百六”

“网络极易在短时间内聚集大量人共同参与,形成蝴蝶效应。‘对骂群\’辱没斯文的集体对骂,对于夹裹其中的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发展尤为不利。”于天罡说。

  “七百二”

《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互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互联网制作、传播公然侮辱他人的信息。吉林省法制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李冰对记者表示,“对骂群”是畸形的发泄和追求认同,要让参与者明白虚拟空间并非法外之地,更要想办法帮助他们纠偏现有价值观,引导人们通过正常途径释放情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