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闪App被Tencent应用宝屏蔽 字节跳动产物连遭封闭清除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QuestMobile数据显示,短视频和即时通讯两个细分行业的时长增长贡献了移动互联网用户使用整体时长增量的一半以上,“短视频行业成为“时间黑洞”抢占用户时间,月总使用时长同比上涨1.7倍,超越在线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

除了多闪,腾讯对字节跳动的其他产品也多次封杀。去年3月初,抖音视频链接在微信朋友圈遭屏蔽,随即腾讯解释称,是因为互联网短视频整治,用户上传内容存在问题。

有人表示,在头腾大战中,若是头条能挺住,基本上江山就稳了,若是挺不住,腾讯则会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进行完全碾压蹂躏。当然,除了头腾自身资源条件和战术,大环境也会影响这场竞争的走向,比如即将到来的5G。

字节跳动竞争对手腾讯对该公司的屏蔽再次升级,3月12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腾讯应用宝上已经搜索不到抖音推出的独立视频社交App多闪。目前,腾讯方面尚未对此做出回应,而多闪仍可在其他应用市场正常下载。

短视频产品聚拢了大部分年轻用户,有业内人士认为,“从用户重合度上看,娱乐产品的受众是年轻用户,而BAT中腾讯是非常看重年轻用户的。”短视频成为抢夺年前用户时间的一大娱乐形式,腾讯怎会不急?

虽然尚未给出理由,但应用宝下架多闪,很可能会延续此前微信封杀抖音的思路,即平台内容存在问题。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腾讯与字节跳动是竞争对手,该公司封杀多闪的原因多在于此。

无奈头条系短视频产品的市场地位较稳,微视在过去的十几个月内,依旧未做出爆发之势。

这并不是腾讯对多闪第一次屏蔽。今年1月15日,在多闪发布会现场,有观众拿着手机想要扫码下载试用,却发现多闪下载链接被微信屏蔽了,页面显示“因网页包含不安全内容,被多人投诉,已停止访问该网页”。

有专家认为,网络平台并不是普通的主体,它有越来越多的公共职能,也有一定的公共性,所以应该也承担共同的责任,所以说封禁的真实目的应当是正当的,但是不应该存在一些不公正的行为。

多闪是抖音在今年1月推出的视频社交软件,面向年轻人、主打亲密关系。多闪是抖音私信功能的升级,也是抖音首次正式尝试进军社交领域。

朋友圈的一场口水战,正式拉开了“头腾大战”的序幕。

头条系的迅速发展让腾讯感受到了威胁,尤其是短视频领域。抖音于2016年9月上线,截至2019年1月,抖音日活跃用户已经突破2.5亿,月活跃用户突破5亿。去年4月,腾讯高调复出“微视”,并携大量补贴入场;之后又上线了yoo视频。虽然腾讯短视频矩阵内容丰富,但至今为止腾讯的短视频矩阵领域都未曾出现一款可与抖音相比肩的App。不过,腾讯投资的快手一直是短视频第一梯队的一员,截至2018年12月,快手拥有超过1.6亿日活跃用户,3亿月活跃用户。

最近半个月,微信加强了对头条系产品在其平台上的管理:暂停今日头条小程序、封禁抖音新用户使用微信登录能力、屏蔽字节跳动官网、屏蔽社交新产品多闪下载链接。

今年1月22日,腾讯单方面停止用户使用微信账户登录抖音;1月18日,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官网链接在微信中被停止访问,但其他主流浏览器和即时通讯软件等均能正常访问字节跳动官网。

腾讯在过去一年陆续推出14款短视频产品,包括微视、闪咖、QIM、DOV、MOKA魔咔、猫饼、MO声、腾讯云小视频、下饭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yoo视频、音兔、哈皮共14款短视频APP。除去微视、yoo视频、哈皮等,似乎想通过不同的产品切入细分市场。

而就在几天前,1月23日,抖音新用户已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使用抖音。

时至今日,字节跳动和腾讯几个回合的口水战后,摩擦日渐升级。如今,字节跳动旗下产品正在加速暂别微信关系链。

“不用把我们当竞争对手,不是同一类产品,我们只把最亲密的人联系起来,干的是不一样的事情。”今日头条CEO陈林表示。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时代变化不停,社交领域沉寂太久,新的社交产品来势汹汹,微信显然在不断加强自己的防护墙。

一方是BAT巨头之一、月活10亿的社交霸主,另一方是快速扩张中的TMD三小巨头之一,字节跳动和腾讯为何成了冤家?

积“怨”已久头腾之争在于市场存量之争?

持续了第N个回合的“头腾大战”还未结束。

今日头条对腾讯的行为解读为,针对自己的不正当竞争,利用自己微信的垄断地位,抵制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而发展腾讯旗下的短视频平台微视。

发布会之后,外界认为几款社交新产品的出现是宣战微信,但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却表示,“随便做个什么东西过来就叫挑战什么霸权。拿堆红包出来骗用户下载,留存,也好意思叫产品。”

2018年5月8日张一鸣在其朋友圈庆祝其旗下品牌抖音获得App
Store第一季度下载量第一,并在留言中发表: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随后马化腾评论:可以理解为诽谤;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日前,新浪科技发现,抖音已经开始为多闪引流,通过上线随拍功能互通。而随拍视频可存在72小时,仅允许私密好友评论,之后会自动消失。有趣的事,这一功能与新版微信前不久发布的时刻视频有异曲同工之妙。

另一位接受采访的00后高校学生就表示,自己刷短视频就是通过QQ空间,里面基本都是微视的内容,而还有人刷短视频是通过微博。他们觉得再下一个抖音或者微视没有必要。可见,社交于短视频,短视频于社交,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目前,抖音内容发布到微信,也只能通过先保存本地,再通过微信上传。但快手内容则可以直接跳转分享到微信,只不过以链接形式呈现。

微信从诞生至今八年,目前来看,多闪还需要更长的征途要走。

一定意义上,多闪正在通过各种资源和方式搭建自己的关系链。对抖音、多闪来说,在微信中最需要的是关系链,即用户的微信好友通讯录。如果字节跳动可以通过多闪搭建自己的关系链,这样可以挖掘用户在体系内的更多信息,以及开发半熟人关系,即再造一个短视频版的微信。

不过,至于微信是否会全面封杀头条系产品,很多人则认为不太可能。人民日报发文称,每个互联网巨头,都想追求市场的优势地位,筑起属于自己的高墙,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有一点,不得绑架用户,应该是商战的底线,想封谁就能封谁势必会造成市场的混乱,最后危及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2017年为中国短视频爆发元年,在这一年里,抖音成长为短视频领域第一梯队,但微视却悄无声息,直到2018年才奋起直追,通过春节发红包、邀请明星加持、高额补贴拉拢达人和MCN等方式争夺市场。

除了口水仗,字节跳动和腾讯还多次闹上法庭。2018年6月1日,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腾讯还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