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民警黄其焕:替人质身受刀伤 五小时生死较量

近乎虚脱的黄其焕,随后被同事们搀扶上救护车,处理完伤口已是早上8时。他淡定地给妻子打电话:“老婆,昨晚出了点小事,我被挟持当了人质,现在安全了。”电话那头的妻子早已泣不成声。

替人质身受刀伤 五小时生死较量

“快来,有人拿着菜刀要砍人!”8月30日凌晨0时10分许,娄星分局涟滨派出所,一个报警电话打破了夜的寂静。桑塘街茅塘社区一栋居民楼内,有人挥舞菜刀要砍人。

湖南娄底公安民警黄其焕——

“当时,我想用对话解决,这样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可一进房间,还没来得及适应昏暗的光线,一把冰冷的菜刀立刻架在了黄其焕的脖子上。

“有什么话好好说,没必要动刀子。”黄其焕停下脚步,“我是警察,有事找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内气氛异常紧张。黄其焕尝试做思想工作,戴某勇反而情绪更加暴躁,用菜刀在黄其焕的额角、脖颈、胸口、手臂、大腿上留下20余道血痕。听见屋内持续传来打砸和叫骂声,楼下的队友担心黄其焕的安危,连忙喊话:“黄哥,你们谈了这么久了,要不要喝点水?”黄其焕连声回答:“不行、不行、不行!”这让同事们越发为黄其焕捏一把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内气氛异常紧张。黄其焕尝试做思想工作,戴某勇反而情绪更加暴躁,用菜刀在黄其焕的额角、脖颈、胸口、手臂、大腿上留下20余道血痕。听见屋内持续传来打砸和叫骂声,楼下的队友担心黄其焕的安危,连忙喊话:“黄哥,你们谈了这么久了,要不要喝点水?”黄其焕连声回答:“不行、不行、不行!”这让同事们越发为黄其焕捏一把汗。

就在此时,湖南省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巡特警支队的干警正在仔细察看房屋结构、部署警力、研究处置措施。凌晨5时许,警方判断戴某勇的身心已趋于疲惫,再次安排他的亲朋好友进行劝说。

没过多久,戴某勇摸到一桶食用油,全泼到黄其焕身上,还打开了煤气罐,煤气味弥漫整个房间。他对黄其焕恶狠狠地说:“只要外面的人冲进来,我就点火,咱们同归于尽!”

僵持了4个多小时,长时间滴水未进,空气中弥漫着的液化气味道,再加上高强度的身体对抗,戴某勇有些难以支撑。

“真的不抓我?”戴某勇心理出现了变化。他把黄其焕拉起来,左手揪着他的警服,右手把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黄其焕来不及多想,迅速冲上楼,看到被戴某勇从屋门口推下摔倒在二楼楼梯间的一名老年妇女。她是戴某勇的母亲。此时,身材高大魁梧的戴某勇赤裸上身,穿着短裤,手持菜刀,一边大嚷大喊,一边追砍已被逼到过道尽头的戴某峰。

近乎虚脱的黄其焕,随后被同事们搀扶上救护车,处理完伤口已是早上8时。他淡定地给妻子打电话:“老婆,昨晚出了点小事,我被挟持当了人质,现在安全了。”电话那头的妻子早已泣不成声。

“真的不抓我?”戴某勇心理出现了变化。他把黄其焕拉起来,左手揪着他的警服,右手把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主动替换人质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刚抓回几名吸毒嫌疑人,黄其焕来不及喝口水,又立即带人赶赴现场。“顶楼的戴某勇受了刺激,拿着菜刀乱砍。”“隔壁房间还有小孩,吓得不敢出来。”“他母亲也被他推下了楼梯。”住户们纷纷提供线索。

几番劝说,黄其焕按照戴某勇的要求解除装备,独自置换戴某峰。为了让滞留3楼的其他人也能脱险,黄其焕与戴某勇进了旁边一个房间。

“兄弟,咱们无冤无仇,何必以死要挟。”黄其焕抓住时机,开始劝说,“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他顾不得身上多处伤痛,持续安抚戴某勇的情绪,为前来营救的战友赢得时间。

主动替换人质

几番劝说,黄其焕按照戴某勇的要求解除装备,独自置换戴某峰。为了让滞留3楼的其他人也能脱险,黄其焕与戴某勇进了旁边一个房间。

“兄弟,咱们无冤无仇,何必以死要挟。”黄其焕抓住时机,开始劝说,“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他顾不得身上多处伤痛,持续安抚戴某勇的情绪,为前来营救的战友赢得时间。

僵持了4个多小时,长时间滴水未进,空气中弥漫着的液化气味道,再加上高强度的身体对抗,戴某勇有些难以支撑。

戴某勇摸到一根电源线,要黄其焕把自己的手捆起来。黄其焕留了个心眼,故意没捆紧。可狡猾的戴某勇一只手用刀顶着黄其焕,另一只手竟然摸黑把电源线捆紧并打了个死结。

黄其焕的脖子被刀刃顶得生疼,他稍一反抗,戴某勇的刀刃就顶得更紧。“别乱动,再动就杀了你!”戴某勇不停地吼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