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信息遭冒用 “被法人”现象频发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原标题:杜绝“被法人”乱象须打破信息孤岛

稀里糊涂变“老板” 莫名其妙成“老赖”

因为登记注册便利化之后出现了“空子”,一些不法分子趁机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大肆注册“隐形公司”,给被冒用人权益和市场秩序造成了较大损害。在这个问题上,“便利化”与“规范性”,并不是简单的二选一的问题,而是可以兼得。当然,解决改革中出现的“被法人”的新问题,还得靠进一步的深化改革。

身份信息遭冒用 “被法人”现象频发

注册登记制度改革的初衷是进一步解除“枷锁”释放活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但每一个市场主体自身的合法性与真实性,是良好营商环境的基本要件,是一切市场活动的基础。如果市场主体的身份都是虚假的,所带来的只能是混乱和风险,又怎能期盼它们对经济产生积极贡献呢?因而,登记注册便利化必须要以注册过程的真实性与合法性为前提。

近期,不少人在下载“个人所得税”APP填写相关信息时,发现自己名下竟然有公司,联系相关部门也很难撤销。《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公司,“被法人”事件频发,不仅使被冒用者权益受损,还成为不法分子开展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的“隐身衣”,极大地扰乱了市场秩序。

那么,加强对注册过程的核验,是不是就一定意味着会影响便利化呢?其实不然。改革的题中之意就在于运用全新的思维、理念、手段来改造既有的体制机制,包括处理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

这一现象暴露出现行注册登记制度、公民身份信息监管、部门信息共享等多方面漏洞。受访人士呼吁,加快推进部门信息共享与协作,尽快出台统一核验办法,堵住这一漏洞,同时加强对身份信息泄露买卖等行为的打击力度。

如何在不影响便利化的同时解决“被法人”的问题?不少受访人士给出了解决方案。一是全面推行电子化验证。在互联网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申请者完全可以随时随地通过视频等方式进行身份验证。二是强化跨部门信息共享与协作。如果市场监管部门与公安、税务等部门在登记注册、税务办理等环节实现身份信息共享,完全可以堵住这一漏洞。对于一些“被法人”受害者证明“我不是我”程序复杂的问题,市场监管、公安、法院等部门也应加强协作,出台便利化解决机制,并综合运用法律、征信等手段提高违法成本,形成有效约束。

被冒用者:证明“我不是我”程序复杂

事实上,无论是登记注册全流程电子化还是部门信息共享共用,都是已经明确的改革方向和内容,打破“部门壁垒”“信息孤岛”的呼声更是早已有之,需要的只是加快推进落实。以“被法人”现象为鉴,我们应该认识到的是,改革中出现的不少问题,并非源于改革本身,而是由于落实不到位、不完善、不系统,必须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来解决。

广西钦州人莫振裕去年在一次信息查询中无意中发现,自己名下竟有130多家公司,注册地遍布四川、黑龙江、贵州、湖北等全国各地。“我刚大学毕业,从来没开过公司,很多地方去都没去过,怎么会有以我名义开的公司呢?”他说。

由于涉及地方太多,莫振裕无法前去处理,只得给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打电话、寄信件,但大多没得到满意回复,只有几个地方的市场监管部门回信称已注销了公司。“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起来就烦”,莫振裕说,尤其担心这些公司有违法行为,自己会惹上大麻烦。

www.2158.com,自2018年底“个人所得税”APP投入使用以来,许多用户在“办税权限”一栏里,发现自己莫名成了不相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信息被盗用,在异地注册公司,一旦该公司经营异常或违法犯罪,“被法人”的公民则需面临许多麻烦。

在重庆一所高校担任教师的韩晓强就陷入了这样的麻烦之中。2019年初,韩晓强在购买机票时发现,自己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无法购买机票,再去试高铁票,仍然被提示无法购买。

经多次查询发现,此事肇因是济南某建筑劳务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被告上法庭,而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韩晓强是这个公司的法人。由于这家公司未按法院判决履行义务,导致他作为“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成为被法院限制消费的“老赖”。

记者了解到,被冒用身份的人要想申请撤销注册公司,需要证明“我不是我”,程序比较复杂。

北京的刘先生被人冒用身份在广西注册了一家公司。刘先生赶到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查询后发现,有代办人帮他注册了公司,注册所使用的身份证复印件材料是之前自己丢失过的证件,代办人还伪造了他的签名。

刘先生要求市场监管部门证明其“清白”,但市场监管部门表示,他们是按照现行登记注册规则受理注册申请的,无法为刘先生开具证明。刘先生到公安部门报案,并随公安民警一同到公司注册实地查看,却发现大门紧锁,门口的公司牌子与注册的公司名也不符。虽然做了笔录,但民警表示,这种事情还是应由市场监管部门来处理。

西南政法大学张凌燕教授说,在目前的行政体系下,公民申请撤销登记信息,往往需要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的信息是被冒用。为了证明“我不是我”,申请人要提供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笔迹鉴定意见,证明公司设立登记档案中申请人签字非本人签署,不仅耗时耗力,而且自担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监管部门频频被当事人告上法庭。南宁市青秀区工商质监局局长田恒舜介绍,2017年、2018年局里涉及的“被法人”行政诉讼案件分别为37件、43件,2019年开年至今已有6件,不仅占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打一场官司的成本至少1.5万元,每年这方面的开销就要数十万元。

冒用者:违法成本极低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被法人”现象频发,直接原因是登记制度便利化存在一定的漏洞,但还与身份信息泄露买卖屡禁不止、违法成本低等因素有关。

市场监管部门人士介绍,注册登记制度改革之后,注册公司不需本人到场,可由代办人提供申请人身份证复印件、签名委托书等信息,相关材料齐全即可为申请人注册公司。根据规定,市场监管部门只对申请材料进行形式审查,无法对申请人的身份证、签名等信息进行准确核验。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不法分子恶意利用规则漏洞,产生了“被法人”现象。

韩晓强回忆,自己曾在2012年丢失身份证,“被法人”的问题很可能与这相关。“但我发现丢失后很快办理了挂失,为何已挂失的身份证还能用于企业法定代表人的变更?”韩晓强向市场监管部门咨询后,得到的答复是挂失身份证是在公安部门的系统内操作的,而工商系统和公安系统并没有联网,因此无法判断该身份证是否挂失。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