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业药师明码标价挂证 “影子药师”为何屡禁不止

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46.8万人,平均每万人口执业药师人数为3.4人。注册于社会药房的执业药师41.86万人,占注册总数的89.4%。以我国45万家零售药店门店计算,每个门店平均拥有不足1位注册执业药师。按照1∶2的比例配备,至少需要90万名执业药师,执业药师数量和社会需求存在缺口。

监管存在各种困难

记者以开药店为由发布“用证”信息后,很快有江西、安徽池州、河南新乡、湖南湘潭等地药师主动来电询问。江西景德镇一名周姓医师今年4月刚领到中药执业药师证,他表示:“如果要双证,我就再考一个,西药的应该不难,我学西医的。”

《工人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尽管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但当前执业药师明码标价挂证现象依然存在,且形成了一条“影子药师”租证、药店用证、专业网站牵线的黑色产业链。

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46.8万人,平均每万人口执业药师人数为3.4人。注册于社会药房的执业药师41.86万人,占注册总数的89.4%。以我国45万家零售药店门店计算,每个门店平均拥有不足1位注册执业药师。按照1∶2的比例配备,至少需要90万名执业药师,执业药师数量和社会需求存在缺口。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高皓亮

然而,目前对“影子药师”的监管存在各种困难,比如就执业药师是否在店内工作这一问题取证就很困难。因此,肖菊建议,要建立执业药师诚信体系建设,通过系统记录执业药师不良执业行为,杜绝执业药师的挂证行为。发挥顾客的监管作用,鼓励其在购药时主动要求执业药师提供服务。最要紧的是,填补执业药师的巨大缺口,培养更多的高素质执业药师。

此外,有专门网站提供挂证全套业务。记者登录一家名为“租证”的网站,在首页“建造师”“执业药师”“挂证咨询”等众多选项中,选择“执业药师”后,各地挂证和求证的信息按个人发布时间排列显示。

全国多省份均出台政策加以整治。有的推行黑名单制度,将挂名和虚聘的执证药师纳入黑名单;有的鼓励内部员工举报,最高可获50万元奖励。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原标题:“影子药师”挂证挣钱 顽疾久治不愈

事实上,对执业药师而言,挂证是法律禁止的。肖菊介绍说,一旦被查处,就可能会受到注销注册证等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此外,如果药店的药品质量出现问题,执证药师也要承担责任。更严重的是,如果患者出现用药不当,执证药师需要与药店共同承担赔偿责任,甚至还可能涉及过失致人死亡等刑事责任。

记者调查发现,“租证”乱象的背后,一方面是药师不愿去,一方面是药店出于成本考虑,也不愿聘请全职执业药师。在江西九江,一个全职执业药师月薪要四五千元,而“租证”只要一千元左右。

报考合格率仅为14.1%

然而,目前对“影子药师”的监管存在各种困难,比如就执业药师是否在店内工作这一问题取证就很困难。因此,肖菊建议,要建立执业药师诚信体系建设,通过系统记录执业药师不良执业行为,杜绝执业药师的挂证行为。发挥顾客的监管作用,鼓励其在购药时主动要求执业药师提供服务。最要紧的是,填补执业药师的巨大缺口,培养更多的高素质执业药师。

专家同时指出,加强事后监管不可或缺,但更重要的是要找对“药方”,从根本上解决“租证”顽疾。

一名药师发信息称:“2013年取得执业药师西药师证书,曾签约药店,满期寻求新的合作,可到现场。”当记者私信问其价格时,对方很快回复:“按市场价即可,有需要可联系”,并告知电话号码。

www.2158.com,人社部人事考试中心提供的数据佐证了张女士的说法:2018年度全国执业药师资格考试报考合格率约为14.1%。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影子药师”在一些地方的盛行,严重影响患者的用药安全,亟须加强监管。

即便如此,“影子药师”现象依然屡禁不止。在张女士看来,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可报考的人很多,并不只是药学专业的人能考,临床和护理专业的都可以,这扩大了挂证的报考人员范围;另一方面,执业药师紧缺是当前药品零售业面临的一大问题,“考试其实挺难的,很多人不一定能一次过”。

报考合格率仅为14.1%

2016年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曾审理一起案件,河南籍务工人员马某某感冒发烧,家人为他在药店购买感冒药,销售人员没有从医资格,在没有任何处方情形下,私自售卖处方药,并和禁忌药包装成口服药剂量销售,马某某服药后死亡。司法鉴定认定,马某某因急性过敏反应导致死亡。法院审理认为,工作人员李某某不具备药剂师资格,不应根据客人陈述而自行配药并拆分出售,应对马某某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判定药店支付马某某家属赔偿款48万余元。

这个网站只需要简单注册即可成为普通会员,要想免费查看具体的联系方式,或想发布租证信息的联系方式并被所有人看到,得成为该网站的VIP会员,条件是花500元购买5万积分。

除了执业药师总数量远低于市场所需,在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肖菊看来,“影子药师”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还包括,药店为降低成本,倾向租用执业药师证。药店对执业药师的激励机制欠缺,导致执业药师到药店工作的积极性不高。同时,药店的定位出现偏差,从公共医疗服务的场所变成了商业卖场,收入主要依靠推销保健品和非处方药,因此并没有聘请全职执业药师的意愿。

记者随机走访南昌红谷滩新区6家药店,有4家执业药师均不在岗。有两家药店,柜台上放着“药师不在岗,停止销售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牌子,但处方药照卖不误,也不向患者索取处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