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城中心】“折叠的肖像”庞茂琨新作展

金沙城中心 5

肖像也经常包含了所代表个体的其他身份标志,
如名字、纹章、徽章等。有时一个物体的存在可以起到对另一个物体的补充作用,因为直到16世纪,象征身份标志的体系非常多样化,一个人物的身份甚至可以仅仅通过一枚徽章来证明。一幅画还经常出现画家的身份标志,
如签名和花押字;甚至,很多画并不显示所绘人物的名字,
而是展示艺术家的名字。

展览城市:北京策展人:黄笃展览时间:2017-05-07~2017-07-02开幕时间:2017.05.07,15:00展览地点:艺琅国际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艺术区328-c参展人员:庞茂琨金沙城中心 1艺琅国际将于2017年5月7日起举办“折叠的肖像”庞茂琨新作展,由黄笃担任策展人。本次展览将呈现艺术家庞茂琨近期创作的7件油画和31件素描、色粉笔等作品。庞茂琨新近创作的肖像画给人以一种熟悉的陌生感。他的图像源于经典绘画,又疏离于经典绘画。他的肖像画触及到对经典绘画的延展,即通过对经典绘画的挪用和重置以达到解构和建构。庞茂琨之所以用折叠的肖像,是因为它蕴涵其中的形象在时间、空间上的并存或交错,甚至与他者的相遇和交流。这种后现代主义的方法论,不仅有对经典绘画语言的沿用,而且也有对其图像秩序的同化(assimilation)。虽然是肖像画,但画家的视点找到了图像谱系和当代语言的交汇界面,因为挪用和重置的方法使画面聚合了时间、空间、自我、他者、历史、当下的内在联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庞茂琨面对肖像画进行语言的再编码,并确立了明确的个人艺术风格。他的肖像画涉及这样几方面的问题:凝视与被凝视、经典与古典化、挪用与重置。庞茂琨的新作《抱貂的女人》,即对达·芬奇原作《抱银貂的女子》(Lady
with an Ermine,54.8 cm x 40.3 cm,
Czartoryski博物馆藏)的挪用与修改。在原作中,达·芬奇生动描绘了这位贵妇人瞬间转向左方的脸庞,呈现出高贵沉静的完美气质,怀抱毛色光润且栩栩如生的白貂则象征人物的尊贵身份。面对这样一幅经典之作,庞茂琨模仿前人图像,但又修改和补充其构图和造型,以求新的意旨。他把凝视左方的贵妇人的双眸修改成左眼紧闭,右眼凝视正前方,犹如挤眉弄眼做鬼脸一般。这种凝视似乎暗示出正处于画中的人物对立面的“我们”—与画框之外的观看者(不同观者)凝视的相遇和交流。除了这一俏皮式变化,她的衣着则被画家刻意增添了一件披在身上的黑色皮夹克,其隐喻的时尚性和当代性不言而喻。值得注意的是,庞茂琨充分利用光线和阴影把妇人的头颅和脸庞处理的优雅而柔美。然而,仔细观察,他似乎有意把贵妇人抚摸在白貂上的手拉长,变得修长而优美。他以挪用和戏仿之法在应战经典和重现经典过程中延展或重构出新的图像语言。所以,他的作品是关于绘画的绘画。庞茂琨创作的《委拉斯贵兹的客厅》(180x280cm
布面油画
2017)是对委拉斯贵兹于1650年画的《教皇英诺森十世肖像》挪用、重置和修正。追溯原作中的人物,他是1644年登基的罗马教皇英诺森十世(Pope
Innocent
X)。教皇邀请委拉兹贵兹绘制了这幅肖像。在这幅肖像中,画家准确抓住了人物瞬间复杂的内心和精神状态,既表现了教皇刹那间流露出坚定凶狠狡猾的神情,又通过刻画他放在椅子上两只软弱无力的手表现了其精神的虚弱。另一方面,画面上火热的红绸缎渲染了宗教般的庄严感,而白色的法衣和红色的披肩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然而,庞茂琨以给经典画面注入荒谬性来改变其话语秩序。也就是说,他把自己画入与教皇对谈的状态,这种修正改变了原画自身的内涵,似乎暗喻了宗教问题的讨论——今天欧美与中东的冲突,与其说是文明的冲突,倒不如说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冲突。然而,画家自身是否有一种佛教的象征不得而知,但至少预示着某种对话和协商的意味。这是一种荒谬式、非神圣式和补充式的戏谑和重构(如庞茂琨其它的作品《格列柯的天空》、《阅读者》和《对应的肖像》亦是如此),其时间、空间、人物、故事等都被画家所“篡改”或“修改”成另一种叙事,给观者带来了更多的想象、联想和思考。这幅画表现出了艺术家高超的技巧和睿智的思维。庞茂琨在画油画的同时也画了大量素描。他的素描和油画一样,属于相对独立的作品。然而,庞茂琨大多肖像素描源于互联网,它使独立的个体间的链接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上形成了群体的连接。他以折叠的图像呈现了不确定性相遇所产生的可能性——暗喻着经典对当代、东方对西方、过去对现在、面对面、目光对目光的相遇、交汇、对比、对话和交流。另一方面,他的肖像画已构成其素描和油画的两个主体,其素描画得非常精到。在画面结构上,他不画背景,只注重人物肖像本身的表现。庞茂琨还精心安排人物正面构图,不仅把素描作为独立的艺术创作,而且甚至把由习作到创作的传统程序颠倒过来。他往往先画油画,后画素描。他的素描主要以线造型,他以不涂任何调子而充分表现出光的效果。在表现明暗和逆光时,仍以线为主的图像语言,其暗部处理接近平涂。他的素描充分体现了其绘画性。  本文摘取自黄笃文章《折叠的肖像》金沙城中心 2《抱貂的女人
》80x65cm,布面油画,2017(Lady with an Ermine 80x65cm Oil on canvas
2017)金沙城中心 3《委拉斯贵兹的客厅》180x280cm,布面油画,2017(The
Living Room of Diego Velázquez 180x280cm Oil on canvas
2017)金沙城中心 4《折叠的肖像NO.13》22.5X30X20cm,纸上铅笔、色粉,2016—2017(Folded
Portrait NO.5 22.5X30cm Pencil, Colored powder on paper
2016—2017)金沙城中心 5《折叠的肖像NO.8》22.5X30cm,纸上铅笔、色粉,2016—2017(
Folded Portrait NO.8 22.5X30cm Pencil, Colored powder on paper
2016—2017)

这幅肖像画完全没有庄严、表演、做作的成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略显疲惫、微微驼背、身着黑色西服,已经不再年轻的人。画中演员的面部别具吸引力。脸部硬朗线条表明了人物刚毅的性格,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敏锐清澈,如同婴儿。这个阳刚和童真的离奇结合赋予了尼古拉西蒙诺夫的整个形象某种脆弱、易受伤害的特质,这种特质恰是演员的众多舞台形象,也是他自身所具备的。

05.

很难说,什么时候怎么样萌生了画肖像的意愿。有时这发生的相对快,有时又要过好几年。显然,潜意识里酝酿成熟的过程总是存在在画家的任何作品中。我非常喜欢塔甘诺克的莫斯科戏剧和喜剧剧院,看过那里所有的戏剧。早就很认识极具天赋、富有创造力和激情的女演员季娜伊达斯拉维娜。似乎我早就可以画她,但是为了画好肖像我观察了好几年

该人物以四分之三侧面画法展现出来,并斜视观者。眼睛相对于胸部的不同方向,与头部抬起的动感相结合,赋予人物有活力且坚定的目光,即使不是优越感,这里也传达了一种自豪感。

金沙城中心,给洛克威尔肯特画肖像的想法是在他最后一天在苏联的时候萌生的。他到我家跟我道别。看着他,我突然说:

相信大家对达·芬奇的这幅《夫人与貂》都不陌生,这可能是除《蒙娜丽莎》之外,达·芬奇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了。曾经,还有公司专门以这幅作品为题材拍摄了电影——《盗走达芬奇》。

翻译:覃艳 校对:李燕

画中人物的姿态代表了其气质,并同时定义了与观众建立的关系类型。

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最喜欢画的模特儿之一就是他的妻子。在与他近六十年共同生活中,她扮演了忠实的朋友和苛刻的批评家。在画家的工作室里保存了大量加琳娜费多罗夫娜索科洛娃的肖像画作和画稿。这些作品是在不同的年代画的,在表达的模特儿状态上和完成度方面它们大不相同。1957年的《妻子的肖像》是一次性在几个小时内画完的。画中表现的存生存的喜悦感、对周遭世界的美丽的感知、热恋中画家的幸福感似乎是对喜庆的生活唱起的赞歌。落落大方、凝视着观众的年轻貌美的女性象征着青春和春天。

在靠着窗框的纸上写着人物的个人信息: 姓名、城市、 日期、
出生日期、年龄。上面极其详细地表明了作画日期和时间:1542年3月22日。

阿列克谢索科洛夫曾多次参加展览、举办个人展览,不管是在俄罗斯国内还是在国外,这些展览总能引起参观者的兴趣。1937年,他第一次参加展览,这次展览是为了纪念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逝世一百周年。那时,年仅二十五岁的艺术家荣获了第二名的奖章。1998年在美术研究院博物馆举办了最后一次个人展览。在这些庄严的大厅里举办展览对于任何一个艺术家来说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不是所有的作品都经得起与装饰在研究院大厅檐壁上的画同台竞技。这些都是拉斐尔、提香和其他著名意大利艺术家作品的复制版本。这些复制画是当年研究院的教师们在派往意大利进修时完成的。阿列克谢索科洛夫的肖像画和风景画倒是能与它们媲美。在留言簿上有艺术家的启蒙老师的女儿Н.卡尔多波夫斯卡娅的留言:祝贺您,真为您感到高兴。一如既往,您的展览是您善待生活、热爱生活的自我写照。我想,康斯坦丁亚历山德罗维奇在的话,也会为您感到高兴。

1488-1490年,克拉科维亚,札托里斯基博物馆

姆斯季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的肖像(1998年)是索科洛夫众多作品之一,画中试图解密创作过程的本质。阿列克谢索科洛夫决定描绘演奏乐器中的罗斯特罗波维奇,这正他在艺术上自我表达的最高峰。主人公坐在布置相当普通的室内,略去了具体的日常生活细节。白色的衣领和袖口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到肖像形象的主要特点上,集中到音乐家富有表现力的轻盈的双手上,无疑,也集中在定格在演出时表演家面部复杂的表情上。

通过题字,肖像画也提供了与画中人物相关的信息或画作相关内容。另外还加入了座右铭、警句、诗歌和关于肖像画自身质量的评价。

在另一种类型的肖像画中,画家专注于中性背景下模特儿的头部。通常,及肩肖像能使观众的注意力只集中到人物面部。这种肖像画经常带有画稿性质,一次性完成。类似处理的早期例子之一就是雕刻家谢尔盖科尼奥科夫的肖像(1956年)。画家高超的技艺使这位精神高度紧张、俄罗斯雕刻艺术鼻祖的形象跃然于画布上,散发他作为宗匠的魄力。

[意]伊丽莎白•吉甘特

停留在美国的时候,画家创作了很多作品。大部分作品是肖像画。尤其有趣的是罗伯特盖伦一家的肖像画。鲁特盖伦的肖像(1995年)是非常复杂的绘画习作。灰色、粉红色和黑色的颜色递进,兀自思索、娴雅可人的女性形象跃然纸上。画中最具表达力的是那双蓝色的大眼睛,凝聚了端坐着的模特儿所有的内心力量。

“ 一直以来引人注意的是 ……
对一些身体部位的形态和轮廓的描绘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人们的恶习、美德和一些不同的习性。”——安德烈·费利宾

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索科洛夫最喜爱的体裁是肖像画,它展现了大师创作主要的个性。我非常喜欢画肖像画。这是最有意思的艺术。绘画的过程开始于不同寻常的交流。它像一个启示,又像一个无法解释的秘密。因为画家不是用言语,而是用颜料、用画面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在画家与模特儿的交流中诞生的艺术形象不仅仅表现出被画者的特点和性格,还体现了画家自身的个性、生活的秘密。在肖像画中他创造着自己的世界

在肖像画作为独立的门类诞生和巩固的时代,我们能看到很多不同的
“纯”肖像画,头部和半身分散在一个整体的背景下。

不管是在大众面前,还是在画家的工作室里,尼古拉西蒙诺夫总是泰然自若。跟他不同的是安德烈米罗诺夫:他是非常健谈的一个人。在巡回演出时,演出结束后他和一大群嬉闹的朋友走进我的工作室。米罗诺夫总是心情愉悦。我明白,这是他某种舞台本质的延续,对他来说,我们终究是观众。我想,他内心的极度平静、我行我素是他爆发式的天赋截然不同之处。当这幅肖像画在展览上展出时,许多人说,这完全不像米罗诺夫,他长得不是这样的。但是安德烈的母亲玛利亚米罗诺娃对我说:我非常喜欢你画的安德烈的肖像,因为你画出了除了我以外,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夸赞。红色的康乃馨泛着亮红,画中粘稠到边缘的深棕色背景似乎积蓄了外界尘世所有的浮华空虚,充满了演员的生活。模特儿的脸上孤独的情绪融合在紧绷的色调下,这种空虚反射的影子如昙花一现般从模特儿的脸上掠过。

展开全文

苏联人民艺术家尼古拉西蒙诺夫的肖像(1964年)画了很长时间,也画得艰难。我想在肖像画中传达对演员和他生命事业之间的内部联系的思考。我明白,主要是因为尼古拉西蒙诺夫是一个在艺术上大写的人。尽管画的过程很难,但我乐在其中。我久久未能准备好、未能抓住他,想着应该让他怎样坐下。他手里夹着烟卷,走近沙发,自己坐下,于是,我就画下了这样的他

画家加入了两个能够表明人物身份的物件。一是布雷姆巴蒂的家族徽章,在贵妇左手食指的戒指上。另一个是写在月亮上的由
“ci”音节组成的“Lu-ci-na”字谜。

肖像是在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画的,因为我们的房间了站满了跟随着他、且无处不在的记者。

表现一个人内在品质的能力,而不仅仅是其外表,无疑被认为是一种值得高度赞扬的价值。然而,人们对社会公认美德和品质诠释能力的赞扬远超对个人性格诠释能力的赞扬:比如女性的家庭美德,端庄、谦虚、贞洁;比如男性的英雄美德,刚毅、勇气、权威。此外,画像还应展现积极的意象以及完美的自控能力,无表达能力的肖像画可以被穿上特定文化的外衣,为当权者和经典统治服务。

列昂尼德费多罗维奇马卡里耶夫的肖像画(1968年)是在演员家的书房里分三次画成的。在工作中弥漫着信任、友好的氛围,从肖像画的特点上也可以看出画家和被画者之间由来已久的友好关系。在这幅不大的室内作品中马卡里耶夫聚精会神,略有些疲惫,并有点家居的味道。阿列克谢索科洛夫给马卡里耶夫画肖像时,他虽然已经年过中旬,仍旧保持着自己的优雅之美。

空间的扩展代表了描绘可能性的扩展, 通过肖像画人物的
“布景材料”得以实现。城市背景能够暗示事件发生的地理空间,室内背景可以展现人物的思维活动。半身像或者全身像能够增强表现力。

在彼得堡生活时,阿列克谢索科洛夫创作了31幅作品。在60-70年代艺术家创作了相当多的架上绘画,其中不乏一些题材为国内战争片段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大师不是在讲述某个具体的战争情节,而是主要将注意力集中在画面主人公身上。一如往常,他对参与这些事件的人们更感兴趣,他们的命运和国家的历史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艺术家在自己的创作中并不马上再现对战争的回忆。应该假以时日,个人经历的事件和历史事实才会成为创造艺术形象的基础。直到1985年在列宁格勒的展览上才展出了画作《封锁》。画作的主要角色之一就是失去了往日繁华的城市。时隔四十年,画家创作了为祖国建立赫赫战功的列宁格勒的形象,该作品似乎正为纪念牺牲的勇士们而吟唱着庄严的挽歌。

如果你看腻了那些教你如何看画的“名画赏析”,同时又对名画背后的好玩儿故事感兴趣,那这本正经中带有趣的书你绝对不能错过。

在许多普希金山的风景画中我们注意到《蜿蜒的小山》(1975年)、《米哈伊洛夫斯科耶》(1999)、《特里格尔斯基的池塘》(1995年)、《彼得罗夫斯基的公园》(1995年)、《斯维亚托戈尔斯基的修道院》(1999年)。风景画作品让我们看见画家细腻的情感、对自然的喜爱和对自然奥秘的了解。

画中人物对观者的态度也与观者对画中人物的态度相关。这种关系可以定义为统治、被统治、平等、诱惑、友谊等关系。头部固定不动而眼光望向观者可以表达对观者的厌恶,或不愿把头转向观者的高傲;身体正面面向观众,目光低垂,可以展示出顺从之感,其他无数的排列组合也如此。

阿列克谢索科洛夫创作的每一幅肖像画都不乏有趣的故事,画家能精彩地讲述这些故事。比如,对美国画家洛克威尔肯特的肖像画(1960年)的诞生的描述。

04.

阿夫托沃地铁站马赛克的形象构造颇有意思,体现了艺术家对古代俄罗斯文化的深刻了解。绘画结构的核心是祖国母亲的形象。从女性形体塑造的处理上能感觉到圣像画术的痕迹。这是圣母形象中被称为奥兰塔(按拉丁语正在祈祷的)的一个造型。阿列克谢索科洛夫改变对传统的基督艺术形象的理解,赋予了这位年轻女性现代人的特点。阿列克谢索科洛夫在纪念碑绘画领域掌握了卓越的技能,创作许多优秀的作品。他参与过彼得堡儿童剧院休息室壁画的创作。他在涅瓦饭店某个厅里的装饰作品尤为有趣。作品取材于饭店的所在地城市的主干道涅瓦大街。主要的造型构思来源于果戈里的短篇小说《涅瓦大街》。

画家从俯视的角度描绘人物,人物被解剖性地变形,巨大的脑袋主导短小而脆弱的身体,使画面更加真实,也更加残酷,画家精确地勾勒出人物外貌的细节,从扶住扶手的手到剃光头发的头上的静脉都可以明显看出。

洛克威尔肯特多次表达了阿列克谢索科洛夫能到他美国的家中做客的愿望。但是,很遗憾,在肯特逝世多年后,他的故乡才被允许到访。在1994年,在美术研究院曾经的女学生梅丽莎赫弗费勒林的倡导下,在田纳西州查特怒加市举办了阿列克谢索科洛夫和他的儿子列昂尼德索科洛夫的展览。展出时间长达整整一个月,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并引起了媒体的强烈反响。

由此可见,肖像画并不是对现实的一种简单模仿或复刻,它包含着丰富的内容和象征意义。根据伊丽莎白·吉甘特的观点,我们不仅能够从肖像画中直观地看到肖像人物的面貌,还能通过他所处的环境、所穿戴的衣服、配饰以及人物的姿态、动作等看出他的身份、地位甚至更内在的东西。

茱莉亚盖伦的肖像(1995年)画有美观的装饰。它是在花园里画的,似乎汲取了炎炎夏日里丰富的色彩。比起旁边的女性们肖像,罗伯特盖伦的肖像(1995年)更显得鲜艳夺目,但其中又有真实的个性和情感表达上的谨慎拘束。阿列克谢索科洛夫在传达人物天性特点方面生来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在他的优秀的作品里都出现了这些品质。

2019年11月

静物画也是画家喜爱的体裁。在创作于学生时代的早期油画《花》(1947年)中已经体现了年轻的画家造型语言的特点,其中颜色是艺术表达的主要手段。

这幅画是乔治特医生一系列病人肖像的一部分,画中描绘了一位“患妒忌偏执狂的精神病患者”。

我把画的这幅肖像送给了肯特,而他也礼尚往来地把自己的风景画作为礼物送给我。不幸是的,有一次雷击导致他家着火,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烧的消失殆尽,包括挂在餐厅里的他的肖像。肯特很是伤心,他说,非常喜欢这幅作品

16世纪,服装和配饰被高度重视的一个证明,是画中人物把衣服和珠宝借给艺术家的惯例,以便艺术家们能够忠实地描绘它们,正如提香收到了弗朗西斯科·玛丽亚·德拉·罗维的衬衣和伊丽莎白·达·瓦拉诺的衣服。

风景画是画家是深深喜爱的另一种体裁,在他的创作中不乏鲜明、有意义的线条。通常,对自然的关注离不开在俄罗斯境内多次旅行。俄罗斯的风景自有一番独特的美,这让画家很感兴趣。对于他来说,大自然的形象,跟当代人的肖像画一样,一直都是民族意志的个体呈现。一系列古俄罗斯城市风景画:《老拉多加》(1956年),《基里洛夫修道院》(1957年),《新城费多尔斯特拉吉拉特的教堂》(1959年)。这些是古代俄罗斯建筑纪念碑发展的个性化年表。像许多消逝的事物一样,许多类似的纪念碑被野蛮地摧毁。谁又知道呢,将来也许祖辈们双手创造的鬼斧神工般的奇迹只在不大的画布上保存着。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