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沙滩”变成“金沙滩”

图片 5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图片 1

本文作者在宁夏沙湖留影

1996年,东西部扶贫协作开启壮丽征程,福建与宁夏结成帮扶对子。经过20多年脱贫攻坚,作为两省区扶贫协作的示范窗口,闽宁村发展成了闽宁镇,昔日“干沙滩”变成了如今的“金沙滩”,从西海固地区搬迁来的6.6万生态移民过上了好日子。图为宁夏永宁县闽宁镇的移民新村原隆村。申进湘/摄

1964年,我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毕业后,志愿报名到宁夏回族自治区当记者。我亲历了宁夏西海固这片被左宗棠称为“苦瘠甲于天下”的黄土旱塬发生的深刻变化,见证并报道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扶贫工作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图片 2

“西海固”是宁夏南部山区的俗称,由原来的西海固回族自治州名称而来,包括西吉、海原、隆德、彭阳、泾源、同心、盐池和固原等县市,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中的六盘山区的一部分。

图片 3

我当年多次到西海固采访,跟山村农民一起吃洋芋熬的稀糊糊充饥,喝水窖里收集雨雪积存的泥糊糊水解渴……这令人难以想象的贫困、落后,曾深深震撼我的心灵。

东西部扶贫协作创奇迹,宁夏闽宁镇旧貌换新颜。自福建与宁夏结成帮扶对子以来,20多年间通过资金支持、引入项目、培训技能、帮扶产业等多方面举措,在戈壁旱塬间书写下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的壮丽篇章。上图为宁夏永宁县闽宁镇建设初期,移民群众在戈壁滩上开荒种田。下图为闽宁镇原隆移民村的光伏蔬菜大棚(新华社记者王鹏/摄)。

1973年8月,我采访中共十大代表马金花时,她告诉我,身患重病的周恩来总理很关心西海固,当听说西海固人民还很贫困时,淌下了心酸的泪水。听到这里,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图片 4

我反问自己:作为一名记者,来宁夏都好多年了,我为什么没有向中央早点反映呢?从此,我对西海固进行多次实地采访、调查,发表了《从西海固看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扶持》等多篇新闻报道,还写了《宁夏西海固干旱严重灾民生活困难》等内参。

携手共圆全面小康梦,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结硕果。闽宁镇以特色产业发展为支撑,培育了光伏、种植、葡萄酒等一批特色产业,为当地群众打开致富门提供了“金钥匙”。图为宁夏永宁县闽宁镇贺兰神酒庄的工人在检查橡木桶。詹安稳/摄

其实,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发展生产、消除贫困的工作。党中央、国务院对西海固非常关注,历届党政领导人都亲临考察,拨款、送粮、拉水、发棉衣,多方扶持救济。然而,因深度贫困地区自然条件恶劣、各种灾害又频繁发生,“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问题难以彻底解决。

图片 5

伴随改革开放的春风,人类历史上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开发式扶贫”在中国逐步全面展开。1996年国家确定13个发达省市与10个西部省区“结对”帮扶。同年10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担任了福建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组长,主抓闽宁对口扶贫协作工作多年,开创了“闽宁模式”,为全国树立了样板。1997年、2008年、2016年,他曾3次深入西海固考察调研,又到全国许多贫困地区实地考察调研,提出并实施了从根本上激发内生动力、变输血为造血、精准扶贫等一系列举措,创新脱贫方式,带领全国取得了世界瞩目的奇迹,获得国际盛赞。

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给“穷沟沟”带来山乡巨变,实现“苦瘠甲天下”到“绿水青山”的蝶变。当年十年九旱的西海固地区通过移民搬迁、退耕还林、平整土地、保墒增收,如今生态得到了极大修复,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图为宁夏西海固地区西吉县震湖乡小流域治理生态修复区。强继周/摄

我曾在宁夏和福建采访闽宁对口扶贫协作,写了《八闽春波绿贺兰》《一加一大于二》《脱贫号角响彻宁夏大地》等多篇报道,反映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给西海固乃至宁夏带来的巨大变化。

巍巍贺兰山层峦叠嶂,守护着一望无垠的宁夏平原。在山的东麓,坐落着一个现代化生态移民示范镇——闽宁镇。这里,红瓦白墙,绿树成荫,农家小楼鳞次栉比,工厂车间热火朝天,田间地头欢声笑语,一场丰收又将来临。

如今,习近平同志倡导建设并命名的“闽宁镇”,在贺兰山下打造出的新绿洲崛起,一块块光伏板铺满屋顶,熠熠生辉;一颗颗红树莓缀满枝头,娇艳喜人。经过从山区地窨子、土窑洞、土坯房、砖瓦房几次换房,6万多西海固移民搬进了功能完备、配套齐全的新房。

时针拨回到1997年。那时这里是银川城外永宁县的一片戈壁滩,“空中不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沙砾满地跑”。这年初春,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来到宁夏,调研对口帮扶工作,部署“移民吊庄”工程。面对这片荒滩,他坚定地说:“今日的干沙滩,明日要变成金沙滩。”由此,闽宁镇大踏步赶上了时代的脚步,创造了东西部协作发展的新模式,实现了从“干沙滩”到“金沙滩”的凤凰涅槃。

2016年7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来闽宁镇视察时说:“20年来,闽宁村发展成了闽宁镇,你们的收入也由当年的人均500元增加到现在的1万多元,将近20倍。看到你们开始过上好日子,脸上洋溢着幸福,我感到很欣慰。”像这样的闽宁示范村和生态移民村镇,在宁夏越来越多了。

2016年7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闽宁镇考察,看到在20年对口帮扶下,昔日的“干沙滩”变成了“金沙滩”,老百姓过上了幸福生活,“打心眼里感到高兴”。他与村民代表座谈,深情地说:“闽宁镇探索出了一条康庄大道,我们要把这个宝贵经验向全国推广。”

如今的西海固,黄河水扬上了旱塬,昔日的荒山坡染绿了;土豆变成金豆豆,加工成阿尔法淀粉运到福建喂养鳗魚了;山民变成了企业家,带着从福建学来的本事回宁夏创办实业,安置乡亲们上岗了……西海固成为宁夏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西海固“中国贫困之冠”的帽子终于摘掉了。

一、趟出扶贫致富的新路子

闽宁对口协作扶贫从单一经济领域发展到科技、教育、医疗、金融、文化等多领域,实现全方位、高质量的互补协作。我采访福建扶贫办原主任林月婵时,她高兴地说:“今天的宁夏真是脱胎换骨了。”

“闽宁村奠基那天,习近平同志代表对口帮扶领导小组发来贺信。我就站在台下听人读那信,听着听着就哭了,虽然那时闽宁村还是一片荒凉,但我知道搬出山沟沟一定会有希望”。20多年过去了,闽宁镇居民谢兴昌当年流泪憧憬的梦想一一变为现实。曾经“胡风怒卷黄如雾”、“穷荒绝漠鸟不飞”的贺兰山下荒滩,如今是绿树成荫、良田万顷、经济繁荣、百姓富裕的“金沙滩”,6.6万易地搬迁移民过上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作者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宁夏记者站原站长)

22年弹指一挥间。闽宁镇因扶贫而生、因脱贫而兴,目前全镇区域面积达210平方公里,下辖6个村民委员会86个村民小组,居民收入稳步增长,成功步入了全国重点镇行列。闽宁镇从无到有、从贫到富,是中国扶贫攻坚伟大工程的一个缩影,是党带领人民群众几十年如一日实干苦干出来的,集中展现的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创造性探索,本质上彰显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闽宁镇是一个生态移民镇,居民全部是从宁夏南部西海固地区搬迁来的。宁夏西海固地区山大沟深,长期干旱缺水,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脆弱,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称,其贫困之深不亲临其境难以想象。什么叫穷?20世纪80年代的西海固人会告诉你:锅里没粮,锅底没柴,缸里没水,身上没钱。联合国粮食开发署专家曾认为西海固是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之一。

为了改善西海固地区的生态环境和群众生活,20世纪80年代,宁夏按照党中央“三西”建设部署,开始实施西海固地区的生态移民搬迁,动员当地一部分贫困群众,到近水近路的地方建设“吊庄”,另谋生活出路。1990年10月,在国家扶贫开发政策支持下,宁夏组织西海固地区的西吉、海原两县1000多户贫困群众搬迁到贺兰山东麓的永宁县,在戈壁荒滩上建立了玉泉营和玉海经济开发区两处“吊庄”移民点,开始了西海固地区有组织的生态搬迁扶贫。这便是闽宁镇的前身。

1996年,中央决定实施东西部扶贫协作,福建对口协作帮扶宁夏。同年10月,福建省成立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担任组长;11月,习近平同志在福州主持召开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一次联席会议,拉开了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的大幕。

1997年4月,习近平同志率团到宁夏调研考察,深入宁夏南部贫困山区访贫问苦。习近平同志边调研、边思考、边规划闽宁对口扶贫协作。在他的建议下,同年召开的闽宁两省区第二次联席会议确定,以玉泉营开发区黄羊滩“吊庄”移民点为主体,集中力量共同建设以福建和宁夏两省区简称命名的闽宁村,作为两省区对口扶贫协作的示范窗口。从此,贺兰山东麓这片毫无生机的“干沙滩”开始沸腾起来,并逐步成为接收生态移民、助力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金沙滩”,移民规模不断扩大。

2001年12月7日,经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在闽宁村的基础上成立了闽宁镇。新成立的闽宁镇,行政隶属由西海固地区的西吉县划归银川市永宁县管辖,解决了易地搬迁移民的属地管理问题,使闽宁镇扶贫开发有了更加稳固的体制机制支撑。2017年6月6日,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提出,落实中央东西部扶贫协作战略部署,深化闽宁对口扶贫协作。闽宁镇这个塞上移民镇,乘着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东风,走上了经济社会协同发展的康庄大道。

二、“金钥匙”打开了致富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