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回家过年

编者:在中国人的所有传统节日中,已有4000多年历史的春节也无疑最为隆重:我们在这一天祈祝、祀祖,除旧布新;我们在这一天庆贺、娱乐,阖家团聚。因此,春节是中国人的象征,是中国人的寄托。亦因此,春节来临的眼下,回家过春节也就成了几乎每一个“不在家”的中国人最迫切最强烈的心愿;尤其是我们在这几题文字中读到的或因打工或因工作而奔波在外的人,哪怕“再难”哪怕是“借钱”,或“提前”“错峰”,无论如何都要“回家过年”。事实上,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民族文化力量的一种体现。只是,我们仍然要殷切地希望,所有这些要回家过春节的人,“一票难求”的情形能够越来越少,“波折”越来越少,颠簸越来越少。所有的中国人都能把仅仅属于中国人的“春节”过得文化而幸福!

“还是咱家乡好”

杨庆华
1月16日上午,龙福贵和张艳夫妇抵达铜仁火车站。相对其他农民工来说,他们的回乡要早许多。路途上的劳顿让张艳的脸上挂着些许疲惫,但和记者聊起家里的事又显得神采奕奕了:“我儿子说要买辆小货车,我们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出去了。”张艳告诉记者,他们夫妇俩在宁波一家饰品工厂做工,去年,工厂效益没往年好;又因家里有事中途回来过好几趟,一年下来也赚不了多少钱。正好儿子也毕业了,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出去了。“早听说现在铜仁好了,也办工厂了。我儿子想买辆小货车跑运输,我们现在回来不愁没事做。”张艳说起以后的打算自信满满。正说着,张艳的儿子龙彪开着辆银白色的小货车来接他们了。车前一天才买,看上去张艳心里很高兴,一边往车上搬行李一边说:“这车好,实用。现在家乡变好了,发展了,在家也能过上好日子,再也不用出去了。”

春节回家办喜事

作者:杨胜花 任禹
在惠州打工的铜仁青年陈松今年24岁,已在外打工6年。他告诉记者,因家里条件不好,加上自己学习成绩也不是太理想,为不给父母增添负担,读到高二他就背起行李随着亲戚外出打工挣钱。“我是在广州一个制衣厂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那时才18岁,每天很早就得起床去上班,晚上还要加班到深夜,开始真的有点承受不了,非常想家,也后悔没好好读书。但我不认输,不想让父母失望,坚持了下来,后来陆陆续续换了几份工种。”陈松说,“我已经两年没回家了,每年在外面过年都非常想家。听家人说这两年来家乡变化很大,新修了许多公路,也新建了很多工厂,今年我把女朋友带回家过年,打算春节后就结婚,以后就不出去了。”规划了婚后生活,陈松说:“这些年我也存了点钱,年后打算把家里的房子修一下,然后和一个朋友在镇上开一家餐馆,我相信以后的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再难也要回家过年

作者:梁玉飞
临近岁末,回家过年成了人们最大的心愿和最主要的事情。在客车站、火车站的售票处、候车室,人人肩头都背着扛着或挂着大包、小包……没有累,只有幸福,因为这里面不仅装着回家的期盼,也装着给家人的满满心意。为了回家,再远再难都值得。●借钱也要回家过年梁应江是松桃妙隘乡人,今年24岁,先后在深圳、南京等地打工逾5年,现是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工人,每天都需高空作业,就为了挣那一天230元钱的工资。可是他告诉记者:“今年我没等拿到工资就走了,是向工友借了两千块当车费回来的。”从谈话中了解到,他们的工资是年底结算,因怕买不到车票,没等到老板发工资就先走了。他说:“去年为了能多挣点钱,我没有回家过年,年三十那天,在电话里听着母亲的嘱咐与关心,顿时就湿了眼眶;今年我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回家过年。”●几经波折一票难求梁应江说,每年春节前农民工集中返乡时,大家最愁的就是买不到回家的票。“平时节省惯了的农民工,一般都是选择乘坐票价相对便宜的火车回家。”梁应江说,今年可以网上购票,本以为会比去年好些,可由于刷票的人太多,就一直没能订到。后来他还打过电话订票,要么一直处于占线状态,要么被告知自己想要的票已经预售完。最后还是和工友一起在火车站的售票大厅排队排了大半天才买的站票,而到玉屏的火车票已经没有了。“当时我想,能离家近一点算一点,等到了站点再看有没有到玉屏的火车票。”他说。●轻装上路三天两夜才到家1月26日下午两点40分,梁应江踏上了火车,虽然春运才开始,但车上已经很拥挤。“除了卧铺车厢,其他车厢都比较挤,过道、厕所门口都站着人,想上趟厕所都要挤半天才能到。”梁应江说,在回来前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形,因此只提了一个包,带了些换洗的衣服。

夫妻双双把家还

作者:杨胜花 任禹
又是一年的返乡潮,漂泊在外的人们陆续开始返乡回家,准备与家人过个团圆年。在铜仁火车站的出站口,一对中年夫妇扛着大包小包行李走出来。男主人叫吴开平,今年46岁,妻子叫田素珍,45岁。“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广州打工。去年在一家鞋厂上班,我在生产车间当操作工,妻子在食堂煮饭。为了避开春运高峰,今年我们特意提前几天回来,准备回老家购买一些年货。”吴开平说,“现在我的两个小孩都还在读书,正是花钱的关键时候。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让孩子安心读书,顺利上完大学,我们不得不离开家乡外出去打工。”然而,“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田素珍说,“我们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外出久了还是很想家,很担心老人和孩子。所以不管到哪里去打工,路程有多远,我们都要借过年的机会回来看看老人和小孩。”问起春节后的打算,夫妇二人笑着说:“等7月份大孩子大学毕业,我们就不再去打工,到时回来做点小生意,维持全家人的日常生活开销应该没得问题。”

情系梵净山

作者:杨庆华
杨大爷已经来梵净山两个多月了,是梵净山一家高尔夫球场的机械维修工人。当初得知公司将自己派往贵州的一小城时,身为山东人的杨大爷心里思量了好一阵。但两个月下来,他越来越觉得这里山美、水好,人也热情,从没来过贵州的他欣喜、意外不已。“刚来时,吃住都不习惯,这里的口味偏辣受不了。但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对我们很好。”杨大爷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高尔夫球场有6个机械维修师,都是来自云南、江苏、重庆等不同地方的人,大家都想着快点回家过年:公司2月4日放假,正月初八上班。家人都在山东德州老家的杨大爷今年已59岁,外出工作已好几年,先后到过上海、怀化等不同地方,这次是第一次来贵州。他说:“开始看到这里的人过喜事请人吃酒,很热情啊。和我们家乡不同,这里的人很纯朴、勤劳,我很喜欢这里。”但让杨大爷头疼的是这里的交通问题,每次回家都得转三四次车,很累人,很不方便。“我今天的车是凌晨1点的,还得等七八个小时,每次坐车都很辛苦了,没有山东那边方便。希望以后交通好点,来这里的人就更多了。”杨大爷笑着对记者说道。

最放心不下孩子

作者:杨胜花 任禹
2012年初,张丽娟生完孩子,待孩子一满月就和丈夫外出打工去了。本打算在外面多挣一些钱再回家,可始终放心不下刚满1岁的孩子,最后不得不放弃外面的工作回家带小孩。“孩子太小,很让人担心,现在只能让丈夫一人留在厂里打工为全家人挣点生活费。过年后,我打算继续留在家照顾和教育小孩,等孩子上学后再找事情做。”张丽娟说,“作为媳妇和母亲,要养家养孩子,我们去年不得不与刚出生的孩子分离,当时心里别提有多舍不得了,上了火车我都还在哭呢;现在回来虽也坐了这么久的车很疲惫,可一想起快要见到孩子了,心里很高兴。”在张丽娟急促的步伐中很快结束了对她的采访。此时此刻,肩头行李的沉重、务工的劳累和生活的辛酸,全部被回家的喜悦所掩盖……

错峰就图早回家看到孩子

作者:李小倩
“春运太挤了,提前回家,还能早点看到孩子。”1月21日,刚从火车站辗转而来的张波,又匆匆地和工友一起挤上了一辆回思南的大巴。大巴车里,张波和工友上车同坐一排,6个大小不一的行李袋把上方的行李架装得满满的,脚边还塞了几个崭新的包装袋。“难得回一趟家,平时都靠着亲戚邻里的照顾老人、孩子,要给他们带点礼物。”张波说。“师傅,人满了可以早点走不?”还有20分钟才开车,张波和工友忍不住开始轮流焦急地催促师傅早点开车。“没办法,太想家了,3年没有回家了。”张波告诉记者,他是思南县亭子坝人。2003年,他和老婆商量好,一个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一个去广东打工。他孤身在广东打工10年,一直做扶墙盖瓦的手艺,挣点辛苦钱。但这手艺不是见天来钱,既要看天气,还要看运气。一年下来除去开销,只能给家里人寄去四五千块钱。“3年没回家,打电话听到儿子喊爸爸,鼻子就发酸。”张波拿出手机,一边翻出孩子的照片给记者看,一边说,每年元旦过后看见大街小巷挂红灯笼、贴喜字,就发疯似的想回家,想小孩、想老人,也想老婆。“没办法,回一趟家要花好几千。娃娃、老人一屋子人都等到用钱。”每年都是一犹豫,错过时间就回不到家了。“今年怎么都要回去!”张波和同乡工友商量后,一狠心把手里的活路转给了其他人,早早就买了火车票。“这样不用挤春运,还可以多和家人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