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探索跨界河流治理新方法

在广东的治水行动中,人大监督让治污更有力。

发布日期:2014-7-31

“四河”流域污染主要来源是重污染企业、生活污水以及畜禽养殖,产业结构和布局不合理,重污染企业过于集中,结构性和格局型污染叠加。因此,污染企业的整治首当其冲。陈光荣表示,对“四河”流域的污染企业将建立健全退出机制。广佛跨界区域、茅洲河、小东江等流域每年淘汰10%,练江流域每年淘汰20%的重污染企业,2015年关停取缔练江流域313家非法印染企业。同时,针对印染业、皮革业分别是汕揭练江流域和湛茂小东江流域污染大源头的现状,流域各地将建设定点园区进行污染源控制。

监测数据显示,最先纳入人大重点监督的淡水河、石马河水质保持稳定。茅洲河和练江水质明显好转,茅洲河、练江干流的主要污染物指标有所下降。

会议要求,省政府要加强整治工作的组织领导,科学谋划,完善工作机制,加大资金和政策支持,要设立欠发达地区跨市域重污染河流整治专项资金,推进“四河”污染整治,确保如期实现整治目标。“四河”流域各市要保证整治资金投入,确保工作措施到位,责任落实。省政府有关部门要研究制定促进“四河”污染整治的政策措施,建立健全整治工作责任制,明确省和“四河”流域各市的整治责任划分,全面实施“河长制”和责任考核问责制。省和“四河”流域各市要大力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和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强化监管执法,有序推进河道整治和生态修复,实施沿岸土地整备和开发建设,增强整治工作的统筹性、有效性和可持续性。

当前“四河”污染整治形势严峻,整治工程进展总体缓慢,“微容量、重负荷”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有效改变。有部分地方政府主体责任未落实,对整治工作重视程度不够,导致工作滞后。陈光荣说,淡水河、石马河流经区域在珠三角,对于发达地区而言,治理跨界河流污染虽投入巨大,但自身相对充裕的财力能够承担。相比之下,“四河”部分流经粤东西等欠发达地区,如何保障治污资金成为摆在政府面前最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位于深圳光明新区的茅洲河段,光明新区管委会主任邝兵说,当上“河长”后,每两周组织专题会议研究综合整治工程,工作人员每日在微信群汇报工作进展。

会议要求,通过整治,广佛跨界河流佛山水道2015年底前基本达到Ⅳ类水质,珠江广州河段2020年底前达到Ⅳ类水质、丰水期达到Ⅲ类水质;深莞茅洲河2017年底前基本达到Ⅴ类水质,2020年底前基本达到Ⅳ类水质;汕揭练江综合污染指数逐年下降,2020年底前基本达到Ⅴ类水质;湛茂小东江2015年底前氨氮指标达到V类,其余指标达到Ⅳ类,2020年底前全面达到Ⅳ类水质。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将于9月听取和审议省政府落实《关于加强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流域污染整治的决议》情况的报告。为做好有关准备工作,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对此展开专题调研。调研组近日召开汇报会,听取省政府关于落实“四河”流域污染整治决议情况的汇报。

跨界河流缘何污染严重而治污难?

(2014年7月31日广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

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陈光荣介绍,随着“四河”污染综合整治全面启动,部分河段水质有所好转,但水污染状况仍相当严重。练江、茅洲河和广佛跨界区域大部分河流水质仍属劣五类,小东江水质为五类,此外,与上年同期相比,练江水质污染明显加重,广佛跨界河流水质总体稳定,但是石井河、花地河、流溪河污染明显加重。

抓住“河长”牛鼻子 为绿水重现加码

会议强调,推进“四河”污染整治,是“两河”污染整治经验的运用和深化,是全省污染河流新一轮整治的一项重大行动,对推动全省水环境持续改善、建设生态文明广东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重点督办“四河”污染整治工作,是省人大常委会今后一段时期监督工作的重中之重,“四河”流域各级人大常委会应把此项工作作为同时期监督工作重点。各有关方面要高度重视,精心部署,全力做好“四河”污染整治工作,确保“四河”污染整治目标如期实现。

2014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提出运用淡水河、石马河污染治理经验,全面启动跨市域河流污染整治工作,重点推进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下称“四河”)污染整治工作,并通过《关于加强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流域污染整治的决议》,明确“四河”流域污染整治目标。

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跨界:一条河流进入一个城市的地方是水头,而离开一个城市的地方是水尾,水尾往往是藏污纳垢严重的地方,各管一段,上游城市的水尾到了下游城市则连着水头,治理难有整体效果。

会议认为,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以下简称“四河”)是珠江口西岸地区、珠江口东岸地区、粤东地区、粤西地区目前污染最重的跨市域污染河流,运用淡水河石马河(以下简称“两河”)污染整治经验,由省重点推动“四河”污染整治,并以此带动全省跨界河流污染整治十分必要和紧迫。

“上游城市有经济利益难斩断,下不了决心治理;下游城市总觉得‘自己努力也没用’,干嘛去得罪人?结果是力度和进度不一,缺乏整体规划和协调,影响了治污的效果和力度。”广东省人大代表毛桂平说。

发文单位:广东省人大常委会

在他手机上的“新区治水提质工作群”上,记者看到,每日讨论的内容上百条,针对下属提交的问题,邝兵在线协调解决。

广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听取并审议了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运用淡水河石马河整治经验集中推动广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练江、湛茂小东江等跨市域重污染河流整治工作情况的报告》。会议同意省人民政府的报告。

毛桂平8年前就开始提出建议,对重点污染的跨界河流加强整治。“这些年,几乎每年都有人大代表提出建议。经济发展了,群众对环境的要求提高了,我们人大代表就是把群众的呼声反映出来。”他说。

Leave a Comment.